终于回来了的眠梦

能与你们相遇真是太好了。

【原创/短篇合集】二十四时花语未闻录3_百合(原贴吧)

【三时 • 百合——神隐】
那是在很久很久以前的故事了……
一个名叫潮田渚的美少年,常年陪伴着母亲住在米歇尔特斯山(注:应该并没有这个山)的脚下。
他们一家过得虽然艰辛却十分平淡幸福。
有一天,一位贵族的大公爵浅野学秀乘马车路过此地,但是大公爵大人却在茫茫的山谷里迷了路。
“莲,这里是哪里,我认为我们花的时间已经超出了预算。告诉我理由。”马车内一个声音带着些许的不耐烦,问向自己的侍从。
“是,非常抱歉,浅野大人,我们的马车在山谷里辗转了两天,可能是迷路了。”那个叫莲的侍从一脸恭敬地应答着。
“什么?你再说一次?我想家里的车夫和侍从是否应该再换一批了呢?还是你想和他们一起呢?”声音没有一丝慌乱,仿佛在说一件与自己无关的事情,这种感觉,还真是令人厌恶啊……
“非常抱歉,我们会尽快找到出路的,请您安心地等一等,一定不会让您失望的。”莲毕恭毕敬地应对着自家主人无理的要求,因为这是自己的责任。
马车前行到渚家附近的湖岸,正巧遇见了正在湖边洗漱的潮田渚,莲便上前询问回城的路。
“这位小姐,你知道怎样才能出这个山谷么?”莲依旧是同样的表情,可从语气上来看他完全不把眼前的少年放在眼里,有的只是傲慢和无礼。
“知道的,向东方一直走大约两公里就能走出出山谷了。还有对不起,我是男生。”渚虽然平时一副好脾气,但每在这种都会意外的强硬呢。
“莲?还没好么?”在马车上等了许久都没有等到侍从回来禀报,不免有些着急了的浅野大公爵决定亲自下马车一探究竟。却发现眼前站着一位清丽的蓝发少年,和任何人都不一样,这个人有着旁人所没有,自己也努力追寻的纯粹干净,碧蓝色的瞳孔仿佛广阔的大海一般透明无暇。
一瞬间,不得不说浅野学秀动心了。
但也仅仅只是一瞬间。
他很快回过神,转过头向莲问道:“问到了么?如何?”
“是的,浅野大人。让您久等了,请您回到马车上我们现在出……”
“不用了,这样就可以了,车上的空气呼吸得已经太久了。”浅野学秀打断了莲的话,继而问向一旁的潮田渚:“可否请您赏脸一同前往。”
没有给人任何反抗的余地,说白了,这不是邀请,是命令。
“……”绕是一直生活在山中不了解世事的潮田渚也能听得出来,“那么请问您容许我拒绝么?”渚一脸无奈,轻轻抚额,看来今天是躲不掉了。
“当然不会。”
你是第一个敢这么问我的人,有趣,我一定要得到你,无论用什么手段。
“那么,上车吧。”
“……乐意效劳。”
“哦呀~这里是哪里啊~啊啦,有一只扎眼的家猫在这里乱撒饵呢~”正当渚默默纠结母亲看不到自己是否会担心的时候,一个声音从马车外传来。
“莲!外面嚷嚷的是何人!”纵使再傻的人也听出来这句话是在骂自己,更不必说是狐狸一般的浅野学秀了。
“是!那个……并没有什么人……”莲惊恐地看着四周,并没有看见什么,也没有听见什么。
“什么!怎么可能!”
“其他的人是听不见的哦~浅。野。大。公。爵。”又是那个声音,这次是从正上方传过来的,难道是在马车上?
“出来!这是命令!”无视听到声音探头进来的莲,也无视着一旁一字未说的潮田渚,浅野学秀皱紧眉头,向上方的声音命令道。
“我可不是你的子民呐,大公爵。原本你好好呆在城里不就好了嘛,非要闯进山里来,扰得小动物和植物们都不得安宁,现在还想拐走山里唯一的孩子么?”带着一丝愤怒和戏谑,在浅野学秀一副惊讶的表情下缓缓穿过马车上方的车璧上将身体伸进来,是一个赤色短发的少年,看起来和面前的潮田渚差不多大小,不过升高倒是比潮田渚高了有一个头。
“你?!”
“是想问我怎么进来的吧,很简单哦。”转而面向渚,“呐,渚君你还真是传说中的招‘贱’体呢~”
“业君请不要这么说。”他们的对话成功引起了浅野的关注,当然不是那个赤羽业口中所谓的“招贱体”,而是惊讶于潮田渚竟然能看到那个人,似乎还很熟的样子。
“这个人是这座山脉的守护神赤羽业,类似于山神好像又不是那种东西的一种神明吧……应该这么说。”潮田渚向浅野学秀抱歉地解释道,“但是天色已晚,再不回家的话母亲要担心了呢,有机会再见吧。”潮田渚向浅野学秀礼貌地道别,转而便消失了,同赤羽业一起。
“那么,亲爱的浅野大公爵,再见了呢~不对,是永别了。”消失时,赤羽业丢下了这句话。
两人消失的地方,不知为何留下了一朵美丽的鲜花,淡淡的香气冲击着浅野学秀的神经。
“呵,永别?别开玩笑了。莲,我们走。”浅野学秀也只是震惊了几秒便冷静了下来,而在一旁目睹了一切却什么都没有看见的莲,亲眼见证了只是一眨眼,潮田渚就不见了的这一幕,显然并没有他的主子那么淡定呢。
“是……”
说是消失其实也只是隐身而已,本可以直接瞬移的赤羽业考虑到潮田渚还是人,而人的身体是无法承受时间和速度的突变这一问题并没有使用这个技能,因此只是和潮田渚一起浮在半空中。
“业君……”
“嗯?”
“能不能下去呢……”
“为什么?天上的景色不是更好么?为什么急着下去……”
没有等赤羽业问完,潮田渚伸出手将指尖轻轻地覆在赤羽业的唇边,有气无力地说道:“美是美,可是我没有那个心情去仔细观赏……”
“?”
“……我缺氧”
“唉?”
……
很久很久以前,有这么一个传说……
山中有位美丽的女子,被大公爵看上之后拒绝同大公爵在一起,于是在新婚当天,她向上帝祈祷,最终上帝爱恋她的纯贞将她带走了,只留下淡淡的百合花香,仿佛是昭示着少女的纯贞……
……
“喂喂渚,那个‘美丽的女子’说的就是你吧。还有什么新婚之夜!你是我的!为什么要和别人结婚!”赤羽业在听到这个故事之后,愤愤地对着潮田渚抱怨道。
“业君你给我正常一点!我不是你的我是我的!还有这个故事完全就是别的故事好不好!”潮田渚一边隐忍着被说成女子的愤怒,一边无奈地回复着赤羽业突发奇想的无理取闹。
“我不管!那个花不就是证明么!这个故事就是你和我还有那个浅野学秀!”于是赤羽业持续无理取闹。
“……别以为我不知道那朵花是你偷听时候在旁边草丛里沾上的……”潮田渚依旧无奈地回答。
“……”
“唉,真是的,业君明明已经是个大人了却依旧这么爱撒娇呢,不要在无理取闹了哦,不然我可要生气了呢。”潮田渚知道赤羽业不会想要让他生气,所以故作隐忍怒意的样子。
果然,赤羽业上当了。
“渚你不要生气嘛~我开玩笑的。”
“除非你现在在地上卖萌打滚求疼爱我再考虑要不要原谅你,哼。”看见赤羽业吃瘪的样子似乎很高兴,于是继续逗弄起自家恋人起来。
“……”赤羽业很无奈,可惜自家媳妇不得不遵命。
“那么,今天晚上我会好♂好 卖♂萌 打♂滚 求 疼♂爱的~”
“唔!”潮田渚后悔地想着:现在承认错误还有救么!
Fin.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