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了一个暑假的眠梦

能认识りぶ真是太好了,能与你相遇真是太好了,能喜欢上你真是太好了……即使你不在活跃在我们的视线里,我也希望你能一直这么幸福,我们永远陪伴在你的身后!我们无法成为你最爱的那个人,但你永远是我们最爱的那个吃货りぶ!

【原创/业渚/副前矶】我的心 UNLOCK!3

3.
所以说这种东西还有第三回啊!
为什么没有呢?
阳光明媚,春意盎然,正是邂逅的好时候。校园,草地,到处都散落着樱花的花瓣,美好而宁静……宁静个call啊!你以为这是小学写作文嘛!
正好的年纪,大好的时光我们不搞事我们难道要学习么!没错我们要学习。
“岂可修开学了啊啊啊啊啊!!!”前原阳斗一大早在班级门口就开始抱怨,“为什么假期就不能再长一点呢!”
“一大早还真是有精神呢,残念帅哥。”
青春正因为它的年少轻狂,因为它的狗血套路,这个剧情才能发展下去。
没错,相信聪明的你们已经猜到了,说这句话的人不是别人,正是……
“哇!!!!这什么玩意啊!!!”
恭喜前原阳斗解锁新成就“成为第四只公的母鸡”。不要问为什么是第四只。
“我(僕)是优斗(yotto),矶贝悠马的守护甜心。”
啥玩意啊!守护甜心是个啥啊!
等会,这玩意不会就是今天早上那个蛋蹦出来的妖精是一类东西吧!
前原阳斗生无可恋地捂住能和猴子屁股媲美的脸:怎么办我可能是得了臆症了!难道我一个星期前梦到矶贝在我***被****的事情被发现了?!
不不不并没有啊喂!等会你做了什么不知廉耻的梦啊喂!
“盯……阳你在想什么都写在脸上了啊喂!”出现了!全剧吐槽担当修(sou),前原阳斗的守护甜心。

等会这剧不是讲业渚的么?!(ㅇㅁㅇ川
“前原…你这家伙居然是这样的人么…”前原正发呆着突然听到了“啪”的一声。抬眼看去,草莓牛奶掉在了地上,火红的头发让人很容易想到他是个张扬的人。
“业,为什么这句话从你的嘴里说出来我就觉得非常不正常呢!”
“你居然对矶贝有那种想法,噫…我得让矶贝和渚都离你远点…”赤羽业笑得发抖,坐回了自己的位子上。
“不对我有什么想法啊喂!”前原意识到了不对。
“我的能力是看透人心,俗话说就是读心术。”狩默默飞出来向着前原羞涩地笑了一笑,眼中不易察觉地光划过。
“…所以我不是白日梦了?”前原稍微意识到了这一点。
“嗯,看起来是的。”矶贝悠马突然开口。
“粘滑~扭啊~同学们早上好啊~”

于是就这么结束了( ゚∀ ゚)?!还有后续么?!

【原创/月莲】逃跑可耻但有用(茶会)

*月莲only结局
*幼驯染paro
*作者日常摸鱼的眠梦/伊澄(没错我就是不要脸的用我自己的名字当姓氏了不服来战啊)

提起希尔度这个人,莲音就来气。
你说你一个大男人,姓什么不好你姓泉水。你姓泉水就算了,还偏偏读作「izumi」。这不是和她老公lmq一个名字么!
是的柊莲音沉迷游戏无法自拔。
还有你说一个大男人,料理他凭什么比柊莲音一个女生还好,裁缝什么的他凭什么都会,凭什么学习都比她好,凭什么游戏打的还比她好!
好吧,最后一个是重点。
另外有一个不得不说的事实,柊莲音和泉水希尔度是对非常常见的青梅竹马,还特别玛丽苏小说般的住在隔壁,就是那种柊莲音一打开窗帘就有可能看见希尔度在换衣服的那种尬,这种痛,你不会懂。
有人要问了,幼驯染paro这种设定不是少女漫的标配么!窗对窗还能偷偷跳过来什么的!青梅竹马两小无猜不是很美好么!
柊莲音表示,请容我说一句脏话:
我日你大爷的美好!
你就知道他是个帅哥,他学习好,他性格好,他德智体美劳都好,然而你只是看到了他的表面。
你能明白帅哥小时候穿开裆裤尿不湿脸上挂着口水和鼻涕的感受么?不能。
你能想象帅哥小时候在被子上画地图把泥巴糊你一脸么?不能。
你能感受帅哥在你身边却只在意你的体重的痛么?不能。
那么你凭什么说帅哥幼驯染paro美好!少女漫都是骗人的!
嘿宝贝你懂那种只能看但是一点食欲没有的感觉么?就像给你米其林三星厨师做的菜你却发现你没有味觉。这操蛋的人生请允许她再爆一次粗口。
这会儿学校一时兴起要举办什么修学旅行,没错,高一以来第二次修学旅行,第一次修学旅行去干什么了呢?去大山里喂蚊子捉蚂蚱去了,美曰其名“走进乡野,品味人生”。
像莲音这种B型血的人简直是来给蚊子加餐的,同样是双胞胎的法音倒是一点没事,为什么法音是A型血,为什么她就是B型,明明是双胞胎,虽然是异卵……
这次修学旅行,学校终于人性了一点,选了个有意思的地方——冲绳的海边。
啊,大海啊大海,是我生长的地方……才怪嘞,莲音表示她不会游泳,她不想去晒黑。
而且这次,希尔度还“热情”地邀请了莲音一起……打排球,沙滩排球。明明知道她运动能力几乎是负数,这个人是想耍帅还是想死说吧。

然而这天还是来了。
现在希尔度这人还坐在她旁边,莲音怀疑老师可能是故意的。

啊!沙滩!啊!大海!
我去他大爷的阳光沙滩海浪仙人掌。
莲音一个人躲在太阳伞下,看着沙滩和海面上的人群:
“超~烦人。”lmq式的超烦。
特别是布莱德身边围了那么多女孩子,都是情敌!
莲音暗恋布莱德三年,但是连白都没有告就结束了,原因是布莱德大男神宣布自己在中意的女生。
而且最要命的是这个女生还不是别人是自己的表姐……我嘞个大草!更卧槽的是,莲音居然发现自己一点都不伤心,不如说自己表姐喜欢希尔度这才更让她心塞。有种莫名的,说不出来的感觉,闷闷的,仿佛被滑稽吞没不知所措。

“莲音,怎么还在这里?别发呆了,一起去玩吧。”一只手向莲音伸过来,很好看的手,可惜莲音只是个颜控不是手控。抬头一看果然是希尔度。
“不想去。”莲音又把头埋进腿里,“好热而且容易出汗一出汗防晒霜就没用了不想晒黑不想动啊啊啊啊!”
“……其实你就是懒对吧。”
糟糕,居然这都被你发现了。
像这样肩并肩坐在太阳伞下,一句话也不说,有种格外的安静。
“呐希尔度,你喜欢我表姐吗?”突然脑子一抽,莲音低喃道。
“你的表姐?”希尔度转头看向莲音,一脸显然是忘记了这个人的表情。
“柊法音啊柊法音!那样的美人你都能忘你的审美喂狗了嘛?”莲音又好气又好笑,不过意外的松了一口气。
“我喜欢你啊。”希尔度和聊日常一样把告白的话讲出来了。
“……”一秒,两秒,三秒……秒你妹啊!什么鬼!
莲音的脑容量要爆炸了。这信息量有点大啊!
“真是的别来我玩笑了我……”莲音说笑地转头,看见了希尔度的表情,很久未见的认真。看到这样的表情,自己也没法继续装傻了。
“我喜欢布莱德。”
“我知道。”
“可是布莱德喜欢法音。”
“我知道。”
“不你不知道,法音喜欢的是你!”
“……我知道。”

哈?什么?希尔度知道?
一瞬间莲音眼里还没滴落的泪水停在了眼眶里。
“你知道?”
“对……我一直都知道,可是我不喜欢她啊。”
等会这种白学现场的既视感越来越强烈了,结束这个话题!
“说起来……”
“我喜欢你。”希尔度很认真的表情,“而且我可以推断,你喜欢我。”
“我……我……我……”莲音的脸越来越红,声音越来越小。
“什么?我猜错了?”希尔度的嘴角扬起一抹不易察觉的笑容。
“我……我……!!!我去你大爷的!!!”
莲音表示wok我早就放弃布莱德了好不好!但是我就是不想承认我喜欢你怎么搞!我都立了flag说了绝对不可能喜欢上你的!我怎么可能自己打自己脸!
“原来是这样。flag不能乱立。”希尔度笑了,揉了揉莲音的头,“刚才,心里想的话,说出来了哦。”
“哈?”莲音的脸瞬间变得通红,“这这这……我!”
希尔度起身,掸了掸身上的沙子,把手伸向莲音:“走吧,公主殿下。”
莲音不情愿地握紧了希尔度的手,小声道:“我才不是你的公主殿下呢,你连马都没有,根本不是白马王子,连骑士都不是……”
“是是是,我没有马,但是我有公主啊。”希尔度笑得很灿烂。
希尔度牵着莲音往大家的方向走去。
“希尔度,手松开!”莲音发现事情不妙,不能被班里那群八婆知道!
“不松。”希尔度显然是窥见了莲音的心思,但并不想松手。
“你给我松开!”莲音脸红,想要挣脱希尔度的手。
“就不松。”莲音急了,希尔度怎么耍流氓啊啊啊!救命啊!她不要被班里的人知道!
“我我我我想上厕所!”莲音情急之下甩开希尔度的手,捂着红透了的脸说道。
“逃跑是可耻的!”希尔度一脸无奈,“丑媳妇也得见公婆啊,不就是牵着手公布关系嘛。”
“逃跑是可耻的,但是很有用!”莲音鬼脸,“还有我才不是你媳妇!”
“是是是,公主殿下。”
“滚!谁是你公主!”
“啊天黑了。”
“喂喂喂……啊,今晚月色真美……”
“对啊,我死而无憾。”
“……真是的去死啦!”

FIN.

吃安利么!最近沉迷growth!特别是不死鸟和月影!

【生贺】 ハルノユキ from polaris(原付角色)

每当樱花盛开时,就会涌起的这种心情。是从何时开始的?午后,在郊外的校舍,杂乱的活动室桌上,胡乱撒开的乐谱,总有种有些事想不起来的感觉。仿佛始终有谁的声音,一直在呼唤着谁。阳光一点一点地缓和着空气,马上春天就要来了。我一直寻找着那个睡眼朦胧、打着哈欠,轻唤我名字的人。在这样的感觉里醒了过来。此地是与那个街道相距甚远的大都会的一处小角落,久远的记忆与春天的气息一起,又在今年此时来到了我的身边。
——from.《ハルノユキ from polaris》

Story began from...
-------------------------------------------------------------------------------
1.
毕业之后,我们奔走四方。曾经的约定,记得,却只是记得。
【已经不能回到从前了。】

2.
毕业后兜兜转转,我终于成为了作家,写了第一本出版的小说就得了小说新人奖,之后出版的两本书也为我得了不少荣誉。应该说我现在是顺风顺水的时候,但是我在快要完成第四本出版小说的时候,我就像人间蒸发一样消失在了众人的视线。嗯,我应该是“消失了”,连同着稿子和人一起。
其实并不是消失,只是写不出结尾了而已。
【想要见你。】
我的这本书,是为了你而写。

3.
但是我们的故事最终的结局,不过是简单的分离,我们不再有任何的交集。

4.
你现在成为了当红的作曲家,你的每一首歌都成为了你的名字,几乎没有人不认识你。
我们在各自的领域都成功了吧?
那么故事就应该在这里结束了啊。

5.
可是不知为何,眼泪却止不住得往下流。在书接近尾声的时候,泪水打湿了最后的结尾,墨花得看不清原本的字——索性这结尾就不要了好了。
啊。我是这么想的。

6.
春。万物伊始的季节。
「马上春天就要来了。」

7.
很久没有回来过了,应该说是毕业之后,我就搬家去了大学的城市。已经快有十年没有见面了,无论是这个城市,这条街,还是那个你。
我已经不是很记得你那时的脸了,只是记得你一直都是欢笑着,一直都在我睡着的时候叫醒我。
「你是否成为了不起的成年人?
请务必回答我这个问题。」

8.
我应该是喜欢着你的,无论是你柔顺却一直很乱的头发,还是你仿佛藏着星屑一般的眼睛,即使厚厚的玻璃片也挡不住的明亮。无论是你在我睡迷糊时呼唤我名字的声音,还是分别时强颜欢笑却止不住泪水的样子……这些全部的全部,我都好喜欢。
「想见你,想见你,等察觉到的时候又闻到了春天的味道。」
当我注意到这一点的时候,似乎已经是无法挽回了。

9.
「春天的雪,飘飘然地将微不足道的思念隐藏起来,就这样永远、永远,像那够不到的淡薄梦境般……」
樱花飞舞,这样的季节每年如一日的出现。
仿佛景色永远不会改变。
但是我们的世界,已经完全不同。

10.
在梦中,曾有一个人,轻声呼唤我的名字。
但当我醒来,旁边有的只有被泪水和汗水浸湿的枕头。
「不管几次,不论多少次,擦肩而过的你的面容身影,就那样一直、一直不停地呼唤着,终有消失的那一天吧。 」

11.
「水面被渲染成白色,相同的季节不断循环。」「你现在是否过得很幸福?」
还像以前一样跌跌撞撞,迷迷糊糊的吗?
电视上看到的你,是笑着的,和曾经不一样的笑容。
我不敢确定这是否是你的应酬而已,还是你真心、发自内心的笑容。
所以,「改日来告诉我啊」,这个答案,一定。

12.
「春天的雪,飘飘然地将微不足道的思念包裹起来。就这样永远、永远,向着想见的你所在的那片天空飘去。就那样一直、一直不停地前进着的时间。」
坐在电车上,我写下了故事的结尾。
「终有离开人世的那一天吧,即便是那绽放一次就枯萎了的花朵,也会在春来之时再次邂逅。即便在人山人海的大街上、即便在满是樱花树的河边,所有事物都将面临起始和终结。一视同仁的时间会优雅地浸透所有一切。」

13.
「春天的雪,飘飘然地原谅那份将微不足道的思念。」
对不起哦,你的告白我没有来及给你回复,因为我也是个胆小鬼。但是对不起啊,我也喜欢你呐……
「就这样永远、永远,直到飘向想见的你所在的那片天空为止。」
对不起,真的对不起,即使到了现在我还是喜欢你,即使是过了十年后的今天,我还是……
「想见你,想见你,这份春天的味道让人忍不住哭出来。」

14.
「不管几次,不论多少次,擦肩而过的你的幻象。就那样一直、一直不停地呼唤着,终有忘却你的那一天吧?」
“我喜欢你哦,我真的好喜欢你……对不起,我喜欢你……”电车上角落的我,眼泪早已流满整个面颊。
但是你已经听不到了吧?我只能放弃了对吧?全都是我的错呐……对吧……
「而你的名字也只会存在于梦话里。 」

15.
「久远的记忆与春天的气息一起,又在今年此时来到了我的身边。」
小说在这此,写下句号。

-fin.-

@奈绫_ 媳妇er生日快乐!!!!!!!グッ!(๑•̀ㅂ•́)و✧特地挑了个黄道吉时(并没有)发!!!!大写比心!!!!!!!(*๓´╰╯`๓)♡

啊啊啊我要被太太安利成功leo泉了啊啊啊啊狮心真的好吃!!!可是我是泉真党QwQ…我感觉我现在心水狮心可能比泉真高了…

半夜诈尸

emm深夜终于码完了…欢迎谱曲欢迎dalao重新翻译日文以及罗马音毕竟就是为了感觉高大上才用了某谷翻译了日文和罗马音www

谱曲emm本来想自己做的但是达不到心里想要的效果于是求个dalao谱曲?emm有意向的话欢迎小窗我(*˘︶˘*).。.:*♡有喜欢这歌想唱的也欢迎小窗w

突然的凹凸脑洞

上次有个人问我为何安迷修安没马这个梗是从哪来的,我就回她说“你没看漫画吧?安哥自称骑士但是被吐槽没马算个毛骑士。”
结果那妹子就来了一句:“我还以为安迷修的马和刀男一样要制作和收集呢…”













Σ(っ °Д °;)っ?!


于是我进行了神奇的脑洞:
。。。。。。
。。。。。
。。。
。。

。。
。。。
。。。。
。。。。。
。。。。。。
安迷修:恶党你的船呢?
雷修:别说了我还没锻出来呢……你呢?你的马呢,骑士大人?
安迷修:唉…同是非洲人,我的马还没从它娘肚子里生出来呢……
雷狮:……你也没锻出来?
安迷修:emm…
【两人携手(并没有)望天】

吃得土中土,方为土拨鼠。emm…

给卡卡打call!渚君生日快乐!

业火燃尽江中渚:

前排承包我卡!!!(*/ω╲*)

渚君生日快乐!!!!!(๑•̀ㅂ•́)و✧

_卡片机_:

渚!!!お誕生日おめでとう!!!(。・∀・)ノ゛♥

#内含业渚,不喜勿进






STAFF
潮田渚:@卡片_卡片机(原PO
摄影:@胖大珊
妆娘:@小冰阿姨冰你一脸
后期:@什么妖魔鬼怪一棍子打死
棚子:@无夏闲内景棚_森夏映相


【原创/赤黑】吃药还是吃二黄胖次你选一个

*赤黑only…并没有,有各种组的糖
*脑洞短篇
*哲视角
*没有仆赤俺赤之分,阿征突然发酒疯(buni)

大家好,我是黑子哲也,今天是这样的,有个很可怕的事情发生了。
这个事情真的比富士山爆发还可怕——因为赤司君他,发烧了!
按理说,赤司君是人发烧很正常,就算是赤司君这种如天帝一般的人也姑且是个人,所以并没有什么可怕的。但是他发烧喝酒喝醉了这个概率有多大?
可能没有0.1%。
他发烧喝酒喝醉了还发酒疯这个概率有多大?
可能没有0.0001%。
他发烧喝酒喝醉了发酒疯还打电话这个概率有多大?
可能没有0.000001%。
那么他发烧喝酒喝醉了发酒疯打电话还打给钻石店定戒指的这个概率有多大?!
别可能了简直tan90º啊!
最可怕的是,今天是我和奇迹的世代加上火神君和冰室君还有高尾君黛前辈一起聚会,可以说都是熟人。
赤司君不是第一个喝醉的,但他也不是最后一个。
青峰君第一个喝醉,然后就开始脱外套抽掉黄濑君的裤腰带就要去抓小龙虾;火神君第二个喝醉,然后很安静地直接睡着了;第三个是黄濑君,他直接就把裤子脱了吵着要拍裸体写真;绿间君喝醉了之后一脸潮红地…把高尾君当板车骑;然后就是赤司君了。
黛前辈没有喝酒而是在唱轻小说TV化后的anime主题曲,冰室君一直在给紫原君投食而紫原君没有喝酒,高尾君喝酒了但是从绿间君喝醉后怀里就一直坐着绿间君……
还有我,因为感冒被赤司君禁止喝酒。
然后就出现了刚刚我们所说的场景。
赤司君发烧喝酒喝醉了发酒疯打电话想要到钻石店里定戒指?!
这是什么新型的发酒疯方式?!
“……”
“……哲也?”
“啊?”突然回过神,我才从回忆里回到现实。
是时候面对这个尴尬的现实了:现在的赤司君,正面对我单膝下跪,手里拿着戒指。旁边的黄濑君和青峰君正在大声起哄,高尾君因为身上坐着绿间君没法起哄就一直在笑,紫原君放下了手中的零食,冰室君一脸不可捉摸的笑,黛前辈的话筒掉了,火神君还在睡……
你们就没有一个来救我的么?
“赤司君,这个玩笑一点都不好笑,而且你为什么会知道我的手指型号……”还那么熟练地就报出来了!
等会这好像不是重点,我的手伸到赤司君的额头上,果然发烧了,真是的发烧了就不要喝酒,明明都不让我喝。
“哲也你答应我了么?”
“没有,不过你可以先回答我一个问题。”
“说吧,只要是哲也你问的,我都会回答的。”赤司君天使笑,然而我并不会领情的你这个无形撩汉撩妹的高手!
“赤司君,你现在是吃药呢,”
“不吃,我没病。”
“…还是说你要吃黄濑君的胖次呢?눈_눈”
“噫?关我什么事!?…嗝…”
“……我吃药。”

“嗯好我答应了,戒指拿来吧。”

F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