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于回来了的眠梦

能与你们相遇真是太好了。

【原创/赤黑】AKA(红)

_( :з」∠)_这里是渣炸猹眠梦,本篇请看过AO之后再食用口味更佳,嘎嘣脆鸡肉味。而且这篇比AO更短所以不看AO就来看的亲…算了肯定能看懂不说了QwQ
*赤黑
*清水虐向
*短篇
*赤司视角,另有黑子视角AO篇
*帝光赤和洛山赤对于我来说都是阿征,但是我也不晓得你们怎么能把帝光赤写得和个总受一样,把洛山赤写得和鬼畜霸道总裁一样,天凉了你们都该去死了之类的感觉。我只想说在我的文里,所有的阿征都是他在我内心的形象,可能这篇文里不怎么能看出来。你可以说这篇ooc,但我认为现在的阿征已经没有多少人真的去懂了。
嘛,言尽于此,上文。

今天黑子也对我说谎了。
大概是第六次了吧,从认识到现在。
第一次是瞒着我和绿间他们去了游戏厅。
第二次是骗我说没有喜欢的人——
平日面无表情的黑子竟满面绯红,连耳根都染上了赤色——黑子他真是意外的好懂啊。

第三次,我问了他一个问题:
“黑子,只有你一定不会骗我对吧?”
其实这也算自打脸,明知道这个问题答案是肯定的,而事实一定是虚假的。我还是希望他能够诚实对我说。
——“无论如何我都不会对赤司君说谎的。”
无论如何?
呵。
明知道他在说谎,我还是扬起了嘴角——希望这次,他不会再骗我。
然而他还是违背了。
我询问他是否应该听从家族安排与藤崎财阀的千金小姐以结婚为目的交往。
我希望他能阻止我——更希望的是他能表明自己的心意。
可是他没有。
“赤司君认为对的,那就这么做吧。毕竟…那是不可能的恋情不是吗?”
呵,我去他的不可能。所有的可能,只要你想,那我就会让他变成可能。可是你真的想吗?这真的是你所愿望的吗!
我没有漏看黑子眼角的一抹泪光。可如果这是他的愿望——
我就一定会把愿望变成现实。
我与藤崎里香交往了,不过我唯一庆幸的是藤崎家的这位小姐已经有了喜欢的人,我们也很快达成共识:只有在人前我们才装作一对情侣,为了应付家族和记者。所以学校里,我们也必须装作情侣。
【不要在哲也面前这么做。】
内心一个声音回荡在脑内不断循环——
〖你是谁?〗
【我?我是强大了的你!】
切,可笑。
我的确不足够强大,面对黑子,我内心深处隐藏着的孩子气就会一点一点渗透。
社团训练的时候,我带着藤崎小姐想要给奇迹和黑子们介绍。
——虽然我的目的不过是希望黑子能任性一点对我吐白。
当我介绍藤崎小姐的时候,一声蒙响从球场上传来。
黑子被青峰的球砸中,瞬间晕了过去。
表面上毫无波动地让藤崎回去,轻轻地把黑子的头放在我的腿上——这个角度应该会舒服点。
“青峰,加十圈。”
青峰抱怨了一下也就出去了,待黑子醒来,青峰已经跑圈回来了。
“没事吗?”
黑子苦笑着打趣,说着没事——但额头上的青紫和脸上的擦伤并不像是没事的样子。
第四次。
放课后,轮到我和黑子执勤。出了校门,我最后地问了黑子:
“一个人回去没有关系吗?”
我多希望他能任性点让我送他回去。
可是他依旧没有。
“没关系,他已经不是小孩子了。一个人回去也不会寂寞的。”我将他眼角的落寞尽收眼底,但却也只是笑着打趣:
“我是说你一个人回家会不会突然睡在马路上,不过还有心情开玩笑的话,就没什么大碍了。”
啧,第五次。
“明天见。”
“嗯,赤司君,明天见。”
最后一个……吗?

夜晚的时候,我接到了医院打开的电话。
说是他的父母都在国外没法立刻赶回来,而电话簿里第一个电话就是我的——不过不奇怪,我的名字是A开头的。
但医院对此的回答却出乎我的意料:
“没有啊,他除了父母手机里就你一个特别关心。”
……
“对了,你是病人家属征十郎先生对吧?病人因车祸正在抢救,方便的话请您来一趟……”

抬头望向天空,绯红色的天空,云被渲染上赤红的色彩。
【变得更强吧。】
〖好。〗

Fin.

再次申明一下这里的意义,这是阿征由帝光赤开始转变洛山赤的起因之一,是这样的设定。而且,重要的事说三遍我哲没有死没有死没有死!只是个普通车祸而已!!!!看了AO的亲们一定要看完这篇再说话啊啊啊啊我不会让我哲死的!!!!!我是哲厨!!!!阿征死我哲都不会死的!!!!【噫?】

评论(2)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