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于回来了的眠梦

能与你们相遇真是太好了。

【业渚】人生这条路谁不是弯弯直直弯弯弯弯弯【短篇完结】

给dalao打call,太太是世界的宝物(◎`・ω・´)人(´・ω・`*)

业火燃尽江中渚:

00




赤羽业总算有时间体验一把全息游戏舱了。


从他出生到坐上了政员位置的这二十二年里,霓虹的科技发展颇为迅速。十几年前参照某个以全息网游为主题的动漫,一项《关于全息技术的研究与开发》提案经由层层审核终于通过,就此提上日程。


到了赤羽业成为政治大佬时,技术层面的问题已然解决得差不多了。


至于推广和普及?呵呵,经济省的赤羽业捏着政府的钱包,笑眯眯地在幕后推了一把,游戏舱的定价持续走高,高到可以说是抢钱时公告姗姗来迟,政府鼓励官员率先体验,为该技术的研发和更新做出贡献,同时放出一波珍藏V0.5版给社会名流,贯彻“给钱够多我们就卖”原则。


而赤羽业自己,当然是先黑掉了一台。


压榨脑满肠肥的同僚们真是件令人暗爽的好事,也并非没有人不满,不过赤羽业此举为研发部门、推广部门及其背后的大佬们赚足了名声地位和钱权,背后有大佬那还怕个鬼哦,他自己顺手捏点股份揣进腰包大家最后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政治么,损一小部分的人,利大部分的己。


赤羽业敲了敲游戏舱的透明玻璃盖,敲下一层不薄不厚的灰。


差点忘记了,已经没人细心地给他考虑这点小事了。


摇了摇头,赤羽业打开各项设备,表示安全的绿灯亮起,他脱下西装外套躺了进去。




01




眼前是一片崭新的世界。


根据最新敲定的策划来开,这项技术完成后,将打造一个虚拟的信息城市。不过现在人流量太小,重点仍是在虚拟战斗方面。


赤羽业坐在街边查看面板,游戏里的PVP没有新手任务这东西,装备武器这东西都是胜利之后才会给出几个奖励任选。随便设定了下自己的战斗形象,赤羽业任数据流更改他所处的场景,抬眼看了看面前一看就是金钱战士不知道哪个富家子弟,赤羽业轻蔑一笑。


自从他有了工作后就很少打架了,但人的天分向来都是绑定的,一个下午赤羽业有了多少连胜不说,装备和武器也有模有样的。


对手太弱,赤羽业赢得很没意思。他抖了抖背后尾端张牙舞爪的披风,擦了擦手里血迹已被刷新的长剑,脑子一动,就选了“自由模式”。


PVP除了1V1,2V2,3V3外,还有“等级搭配模式”、“自由模式”和“极端自由模式”可加选。等级搭配听名字就知道什么意思,而自由模式则是无视装备和等级差别,当然了,一般还算理智的新手都不会去主动找虐,想想自由模式里都是大佬们的场子。至于极端自由模式么……暂且不表。


却说赤羽业点选自由模式被传送到了一片森林,他掂了掂长剑小心谨慎地向着地图上那个一动不动的对手位置慢慢前进,等他走了二十分钟对方还是没动静的时候,赤羽业开始顺手清理下路边的史莱姆,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就当热身,顺便再赚点积分。


没过太久赤羽业就走到了森林里唯一的一片空地,他当然没智障到探头出去大喊一声妖孽受死,而是悄咪咪地猫进了草丛里暗中观察。


女的。


小个子。


重剑。


赤羽业的眼角抽了抽,真难得啊……这种设定是暴走萝莉吧喂……


且看眼前一米六左右的女孩子穿着身精致的小洋装,鱼骨露背和束腰设计硬是没有放大平胸的缺陷,反而增添了难得的不符年龄的性感魅力,蓬蓬的裙摆摊开来像花儿似的开在她周边,露出底下和她皮肤白得不相上下的白丝和一双圆头小皮鞋。


多完美,没有她手边那把比她还长的宽剑的话,赤羽业差点升起在哪个社交舞会的错觉。


女孩子头上戴着的小圆帽微微一动,人也抬头看来。


刚好就是赤羽业藏身的地方。


嚯……长得还挺可爱的。


赤羽业从容地站起来,拉开感人的身高差,小家伙随意地将长发拨到耳边,她设定的白色长发看上去和表情一样冷漠。


“可爱的小姐,真荣幸和你对战。”


赤羽业笑眯眯行绅士礼的样子像在邀舞,然而对面并不想和他说话并向他丢了一把重剑。


战斗一触即发。


无论如何一米六的人用着一米七还多的重剑都太勉强,即使她把剑轮得呼呼生风,也被身高手长力气大的赤羽业全面压制。


当啷一声她的剑掉地,赤羽业有点失望的同时不忘保持着绅士风度最后一击送她出局,下手时猛地想起对战开始前公开的双方信息。




这个娇小可爱的妹子Level Max……




赤羽业心一凛,就在这时妹子哼了一声,虽然因为声音太软实在听着没什么威胁但是!!——


赤羽业已经没时间吐槽了。


正如他没时间思考“雾草穿这么厚的小裙裙居然踢腿这么灵活”一样。


说出来你能信吗?一米六的Lo裙妹子和一米八五汉子肉搏。


赤羽业被逼迫得连连后退,他是主攻派,通俗来说就是正面肛,妹子身形小巧灵活,每每以力破巧,几十回合后赤羽业渐渐有些吃力。


难道这是在……欺负我级低耐力少?


赤羽业灵光一现,赫然明白了她的战术。战术和战斗素养这么高的妹子向来少见,没想到叫他遇到了一个。


说来赤羽业那可是打遍椚丘无敌手的狠角色,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竟然能遇到个不用枪仅凭格斗就能和他打得旗鼓相当的人。


而且还是个妹子。


是个一米六的敲可爱的妹子。


赤羽业咧嘴笑笑,兴致愈发高昂,抓住时机反击回去,却见白发冷漠小萝莉突然淡淡一笑。


……笑起来还挺好看的。


赤羽业在被三角绞锁到窒息的前一秒还这么想。




正面全方位压制。




赤羽业瞳孔骤缩,一股来自爷们的尊严被侵犯的不爽和愤怒顿时令他失去理智,反正这是游戏,用不着像职场那样时刻控制着情绪。


呵!来啊!打架啊!


赤羽业气势暴涨,然后……


就没有然后了。




三角绞,摸匕首,割喉。


一套连招,一气呵成。


赤羽业挂了。




02




那只萝莉吸引了赤羽大佬的注意。




03




一连几天,赤羽业都腾出时间躺进体验舱,很明显的,那个人美声甜下手狠的小萝莉本身具有极强的战斗意识和战斗素质,并非靠着等级装备才把他压得那么死,或者说若是没有这些带来的额外力量提升,她那一小只根本不可能把这么大一个赤羽业凭借身体压制住。


赤羽业在“最近遇到过的玩家”名单中查找她的名字,不多不少就一个单词,Snake。


真贴切,被三角绞的时候赤羽业觉察到了她的气场。


一条巨蟒。


还是一条毒蛇。


于是赤羽业向她发起挑战。


跪了。


再挑战。


再跪。


赤羽业不甘心地去其他模式刷等级刷装备,很快也到了MAX。


信心满满地去挑战。


还是跪了。




04




赤羽业可以说是非常不服气了!!!




05




一连被Snake小萝莉虐了大半月,赤羽业从游戏舱起来,一脸愤愤不平。


可能是太愤愤不平了,他脸上有点小红晕。


……好吧。


赤羽业摸着自己的良心想了想。


神tm被虐成抖M了。


女神我嫁。




06




又过了一个月赤羽业已经无法否认他潜意识想和Snake身体接触并在很多时候被压制他都有了反应的事实了。


再否认,他的良心都会痛的。


某日赤羽业被虐完离开游戏躺在游戏舱里思考人生。


喜欢上了一只又强大又可爱的妹子。


好像没毛病。


所谓物极必反,每个抖S的内心指不定就住着一个抖M,又恰巧被另一个S给激发了呢。


可是……


他,赤羽业,


特么是个弯的啊?!!!




07




赤羽业开始怀疑人生。


他弯了七年了,一朝竟被Snake女神活生生掰直了?


天辣,害怕。


反反复复的从生理上和心理上确认了自己对女神有意思无误,赤羽业深吸口气,决定开始自己的攻略计划。


首先要找到Snake女神的真实身份。


他是经济省的人,不是人事部的直系上司,用政治手腕不太可行。


那就只能靠人情了。


人么,办事帮忙,哪一样靠的不是关系人情。


赤羽业想起来个人,他有个学生的家长在相关部门工作。


那个人和他挺熟,不,简直不能再熟了。


潮田渚,他的前男友。




08




放学时赤羽业在极乐高中校门口等他。


潮田渚抱着教案走出来,看见赤羽业愣了愣。


“业……?”


他歪歪头,走到赤羽业面前,“怎么了,有事吗?”


脸上不见尴尬和生疏。


赤羽业低头盯着他,半晌嗯了一声。


“有事,找个地方说吧。”




09




他们去了之前很喜欢去的那家咖啡厅。


潮田渚点了柠檬汁,给赤羽业点了慕斯蛋糕和草莓布丁。


老夫老妻了,这么熟,谁都了解谁。


潮田渚含着吸管等赤羽业开口。他们之间不需要寒暄。


“我最近喜欢上了一个女孩。”赤羽业说。


潮田渚吸柠檬汁的动作停了。


“嗯,恭喜。”他轻声说,不自觉挺直了脊背。


被放开的吸管上一圈用力的咬痕。


“记得那个之前和你说过的游戏么?两个月前我试了试,遇到了她……”赤羽业娓娓道来,“我真的很喜欢她。”


“想找到她,想了解她,想和她在一起。”


他神情认真。


始终一言不发聆听着的潮田渚低下头,刘海投下一片遮掩表情的阴影。


“我能帮上什么?”


他摩挲着玻璃杯的杯壁问。


即使不在一起了,赤羽业和潮田渚也是最好的朋友。


“你学生里那个姓山田的,我记得他的父亲好像是……”


潮田渚懂了。


“好,有消息就通知你。”潮田渚淡淡地笑,“那个女孩子的用户名是?”


“Snake.”


赤羽业单手托腮,表情甚至可以说是有些羞赧。


“很意外是吧?那么可爱的女孩子会叫这样的昵称。不过她那样强大,仔细想想又觉得没什么违和的……”


潮田渚抬起头,还是一贯的微笑。


“嗯,是很意外呢。”


“我记下了,会帮业追求她的。”


赤羽业看着他平静无波的脸止住话头。


“渚当年把我掰弯了呢。”


他眯起眼,一边嘴角扬起弧度。


“那么现在还要麻烦你负责,帮我做回一个直男。”


潮田渚笑:“嗯,好。”


赤羽业盯着他脸上那完完全全真心的笑容,一双金棕色的眸子深不见底。


潮田渚还是一样。


乖巧得过分。




10




他们分开有大半年了。


从十五岁开始同校同班,高中确立关系,大学同居,直到毕业参加工作。


潮田渚是个温和无害的家伙。


声音温温软软的,性子也温温软软的,被调戏了就脸红,有时候吐槽有时候炸毛,每个样子都很可爱。


赤羽业就是这样弯的,自此所有男女是路人。


从初中生到步入社会,兴许是七年之痒吧,他们恰好在二十二岁的时候分开。


是赤羽业说的。


他说渚,我们可能不适合。


“分开吧。”


潮田渚当时怔了怔,还是微笑。


“嗯,好。”


注视着他收拾行李离开他们同居的公寓,赤羽业最后的一点希冀就此熄灭。


他躺在只剩一个人的床上酸涩地心想是不是他对潮田渚来说根本没那么重要。


一直,一直,潮田渚站在他身后,温柔贴心地打点好一切。从他们还小的时候他打架他拎包,到后来他当了政员他就教教书在家里做三餐家务。


在朋友眼里他们是最标准的模范夫夫了,性格迥异互补,相处和谐恩爱。


可赤羽业知道潮田渚从不过问他工作上的事情,他好面子每次抱怨之前都要把他灌醉,尽管他也知道潮田渚有时候没醉却也不说话只是静静地听。


他了解潮田渚从不会撒娇,这很正常因为他和他都是男人。潮田渚长得可爱性情柔和却不娘气,这些赤羽业都知道。


可是不管前一天晚上做得有多激烈第二天都见他穿戴整齐做着早餐提醒赤羽业要上班了不要迟到,那副好像什么都没发生的模样好几次让赤羽业以为他昨晚吻的可能是个假的潮田渚。


潮田渚一点都不依赖他。


做爱做的事的时候也从来都是赤羽业先点火,他从未要求过。


除了偶尔睡熟了会蹭蹭他的胸口外,他甚至不会主动要一个早安吻。


可能就是男人的劣根性吧,如此乖巧温柔的潮田渚,赤羽业知道自己是挺矫情的,身在福中不知福,可还是有点委屈。


大概是错觉,赤羽业总觉得他看到的不是一个真正的潮田渚,或者说不是一个完整的潮田渚。很多时候他能敏锐地感觉到潮田渚在瞒他,在遮掩,可当赤羽业问起他从来也都是含糊过去说起别的话题。


赤羽业尊重他的隐私。这不假。


可是隔阂渐深,每每感觉潮田渚仿佛还拿他当外人,说不出在哪里但就是无形中的淡漠让他无所适从。


于是相处间逐渐没了自然。


于是在某一天赤羽业说,


我们分手吧。


他好委屈好气哦潮田渚一点儿都不伤心不生气。


很平静的点头说好,然后收拾行李就走。


赤羽业不开心了有小情绪了可他又怕没面子不会拉下身段跟潮田渚撒娇。


潮田渚都不跟他撒娇他干嘛跟潮田渚撒娇!


哼唧!


结果他们就分开了。




11




然后故事就回到了开头。




12




潮田渚看上去对赤羽业说的事很上心,结果没过几天就发到了赤羽业的手机上。


“注册的级别权限很高。”


“后台调不出具体资料。”


四个字概括就是毫无进展。


最后潮田渚说要不要带业去见见那位学生家长。


他们约了时间,在那之前赤羽业仍然选择每天定时定点上线发起挑战。


Snake女神很高冷,不爱说话,打了两个月了,顶多笑一笑或者被赤羽业调戏时鼓一鼓脸颊。


好可爱。


渚当年被他调侃切掉的时候也会气鼓鼓的,突然有点怀念。


赤羽业好笑地摇摇头。


过去了就过去了。


再怀念也回不来。


一个晃神他又被女神用寝技固定,窒息感随之而来。


嗯……不愧是全息模拟,女神身上一股淡淡的奶味挺好闻啊……


赤羽业在痴汉的过程中game over。




13




然后女神就不理他的对战请求了。


赤羽业顿时小心脏七上八下的,连发了百八十条终于进了虚拟战斗场景。


“怎么了?不想对手太单一吗?”


面对着暗恋对象他表情控制得很完美,试探得不着痕迹。


Snake还是像他们第一次相遇时那样,在空地上抱膝面无表情地坐着,旁边放一把重剑。


虽然赤羽业知道她裙子里大腿外侧绑着两把真正杀招的长短匕首。


……嗯当他看见匕首的时候通常都被女神的蛋糕安全裤吸引住了目光,最后还是输了。


Snake抬头看他一眼。


表情很冷漠。


赤羽业莫名紧张起来。


“不专心。”


Snake皱起好看的眉头,声音软软的。


赤羽业被萌了一脸可还没来得及表态,Snake竟然主动认输然后退出了。


“……”


啊啊啊啊啊啊啊女神我错了!!!QAQ


赤羽业绝望地伸出尔康手。




14




一连好几天Snake都没理他,赤羽业看着她的状态在空闲和战斗中不断切换,嫉妒的火苗烧得可旺了。


女神的三角绞只能绞我一个人!!!


女神你放开那些家伙冲我来!!!


直到下线Snake也没回复他的战斗请求。


赤羽业猜测她可能是把自己拉黑了。


为什么这游戏里不能发消息!连邮箱都没有!


辣鸡游戏!


赤羽业好气。




15




在被女神冷落的几天后和潮田渚约定的时间到了。


他踩着说好的时间赶来,头发和肩膀湿了半边,看着有些狼狈。


“怎么了?”赤羽业问。


潮田渚温和地笑笑:“没事,不小心被橙汁洒到了。”


一看就是学生的恶作剧。


赤羽业在他看不见的地方皱起眉。


可是这种事潮田渚从来都不会主动和他说,而等他发现了,事情都解决了。




16




见了那位学生家长,得到的结果还是没结果。


潮田渚半路上还安慰他。


赤羽业的那点委屈终于爆发了,街道上他抱着潮田渚埋进他脖颈间声音闷闷的。


“渚……”


“你说Snake怎么不像你一样好追呢。”


潮田渚肩膀抖了抖。


赤羽业才反应过来自己说的怪不是人话的,抬起头来僵住。


但潮田渚是在笑。


“业。”他还是笑容中带点无奈,“要是像我一样的话……”


“可能你就不会喜欢她了吧。”


赤羽业张了张口,最后只能说。


“渚你这话我没法接。”




17




当晚赤羽业上线,蹲等女神上线,发对战申请。


几十条后被同意了,战斗场景切换。


赤羽业登时双眼一亮。


完了他现在越来越好满足了。只要别不理我怎么花式虐我都行。


痴汉的抖M的自我修养,可见一斑。


但他明白女神的意思了,收起自己那点浮躁的心思,认认真真地和她对决。


尽管结果永远都是一样的。


但这次赤羽业也没有留力,各方面可说是发挥到了极致。


Snake缠住他的时候小脸涨得通红,显然也并不轻松。


最后赤羽业还是输了。


输掉的赤羽业很快点了下一场对战申请,通过,切换地图,两人再度相遇。


这一次赤羽业没有急着开战。


他看着Snake,看她卷了几个卷卷的白色长发和又换了一身的小洋装。


“渚,我觉得我们应该谈谈。”


他声音平静,却仿佛酝酿着暴风骤雨。




18




被肩固的时候他觉察了异样。


感谢全息模拟。


Snake右边肩膀那一块,


一股子的橙汁味。




19




潮田渚咬着嘴唇不说话。


“你故意耍我?”赤羽业走到他面前。


潮田渚沉默着摇摇头。


“那……你故意瞒我?”赤羽业接着问。


他知道Snake的注册时间极早。


潮田渚脸色一黯。


那样子明明什么都没说也什么都没做,可赤羽业能感受到他非常难受。


心立时像被锋利的匕首刺穿,赤羽业坐下来,然后不由分说把潮田渚拎进怀里搂着,搂紧。


什么啊,搞半天这个能决定他弯直和喜怒的人,到头来还是一个潮田渚。




20




潮田渚还是说了。


事情很久远,在他们十五岁认识之前。


母亲有一段时间魔怔了,非要把他当成女孩养。从衣服到行为举止,再到未来的大学就业人生规划,处处都是名流淑女的影子。


“那时候最憧憬的人就是业了,现在也是。”


不断在心里挣扎着想要做个真正男孩子的潮田渚对赤羽业的感情从憧憬到喜欢一发不可收拾。


这是他们俩的感情分支。


另一个就是潮田渚的战斗分支了,看赤羽业打架的时候,嘴上说着“我是不会像业君那样厉害的吧”,却口是心非地努力记着赤羽业每一个招式和动作。


不和赤羽业出门的时候他就会被母亲强迫着穿女装,就连出去买菜也是。


那一次被图谋不轨的混混堵了,却下意识地激发了藏在骨子里的天赋。


那是真正的天赋,与赤羽业经过种种历练从而精纯的战斗素养不同。


潮田渚为有所改变的自己感到由衷的欣喜,而接下来的各种事迹又表明,他的天赋……只有在穿女装的时候才能被灵活地操控。


真讽刺是不是?因为这一点而发现了自己的才能,却又让这一点成为发动才能必要条件。


可是那股强大而做自己的感觉实在太棒了,潮田渚无法割舍。即便最后母亲醒悟和他道歉也再也不强迫他了,可他仍然会为了这股感觉偷偷穿上那些层层叠叠的小裙子。


然而与此同时,他与赤羽业的感情每日剧增,互相表白,确立关系,同居……


“所以你就一直在想我会厌恶你是女装癖?”


“所以这就是你瞒着我的理由?”


赤羽业声音渐冷。


他把潮田渚放开,两人面对面站立着,潮田渚死死抿着唇。


“也太把自己当回事了吧?”——救命啊渚这么在意我好开心要开心炸了!!


“不由分说给我盖章什么的可真自大啊。”——穿女装明明那么可爱我竟然错过了七年?!!


“说什么考虑我的感受,其实就只是胆小而已吧?”——来啊!!来虐我啊!!别担心我啊!!


潮田渚紧抿的嘴唇渐渐转换成死死咬着牙齿。


这时一条提示弹了出来。


【玩家 Aka 邀请您进入 极端自由模式 是否接受?】


【是】【否】


潮田渚愣住了。




21




极端自由模式,在完全模拟战斗的前提下加入新的元素。


在这个模式下,会根据受到的伤害值发生“爆衣”。另外,既然说了“极端自由”,那么在这个模式下,做什么都行。


就是你想的那样。


不然区区一个全息而已,能叫那些官员大佬社会名流趋之若鹜?


食色性也,这种情趣玩起来多爽。


脑波检测严密,精神病毒被扼杀在摇篮,最大程度保证了玩家的安全。但同时只要双方自愿,随便你怎么玩都没问题。


并且身体不会产生任何实质性的伤害,也就是通俗来说的“神交”。


“……?”


潮田渚茫然地看赤羽业一眼。


什么意思……要做吗……?


他犹豫了下点了“是”,紧接着赤羽业冲了过来,在潮田渚错愕的眼神中一把长剑划开了他身上那件泡泡袖公主裙。


“所以说这哪里是女孩子啊。”


一拨一挑,内衣内裤的带子也断了。


潮田渚赤身裸体地站在赤羽业的面前,目瞪口呆。


“来。”


赤羽业把剑扔了,退后几步。


“来啊,在这种情况下揍我啊。”


潮田渚愕然。


“把女装作为不敢压制才能的借口……还真能说啊你。”


“仗着虚拟全息像吸精神毒品一样找乐子,就这样自暴自弃?”


“也太得意忘形了吧?”


潮田渚垂下的手,慢慢紧攥成拳。


他的才能,他的天赋,他的隐瞒他的压制,还有关于难以启齿的女装癖好……


在赤羽业,在他最重要最喜欢最憧憬的人面前,




无论如何都不想被他看轻。




所以他宁可藏了七年,想着和业在一起。可是最后呢?他们还是分开了……


“也太得意忘形了吧?”


“没有了女装BUFF说到底也就是个人畜无害的小动物吧?”


“小母兔想反抗人类什么的还太早了啊!”


潮田渚颤抖着抬起头,死死瞪着赤羽业。




不想被赤羽业看不起。


任何人都可以但只有他不行。




他握着拳冲了过去,一拳砸在赤羽业的胸口。


赤羽业躲都没躲。


“再来啊。”他歪着头笑得不屑,“就这种程度?”


啪!


一次。


两次。


三次。


从硬挺着挨打,到时不时躲闪,再到感受到“死”的危险做出回击。


他们在全息战场上像之前的每一次一样以生死为底线战斗,拳拳到肉,直到潮田渚浑身淤青,嘴角流血,一双眼睛分不清是血丝还是其他充满了骇人的血红。


赤羽业看过很多潮田渚双眼泛红的样子,最常见的第一种是他平时欺负潮田渚,他窘迫时眼角泛红。第二种是他在床上欺负潮田渚,做到他哑着嗓子哭。


可看到他因为愤怒眼睛血红还是第一次。


赤羽业从潮田渚说出真相后就明白了。


潮田渚在乎他的方式从来都是默默的不显痕迹,他想起游戏舱搬进家里后潮田渚还有意无意地把话题引到上面,可当时的赤羽业工作太忙根本抽不出时间。


后来他们分开了,以潮田渚对他的了解他一定知道了和他打架的那个Aka就是他赤羽业,于是“查不到具体资料”、“要是像我一样的话可能业就不会喜欢她了吧”屡次试探他的接受范围。


赤羽业还渐渐明白了,自己在喜欢乖巧人畜无害的潮田渚的同时又隐隐期待着生活能够刺激一点,而他潜意识的优越感在作祟,鄙夷着潮田渚实在太弱。


种种不满、误会、隔阂混杂在一起,最后导致了他们的分离。


说白了就是矫情,屁事真多。


赤羽业毫不客气地骂了一句以前的自己。


潮田渚太顾忌,赤羽业太矫情。


所以才会分开。




22




最后他们两人都打红了眼,赤羽业身上也没剩下几块布料,腹下那片突兀的凸起看着分外显眼。


健身和打架都容易刺激欲望,最后是潮田渚骑在他身上握住他的坐下,动作粗暴得让赤羽业都皱起眉,全息的耐力让他们折腾到不知多少次,最后因身体达到负荷极限被强制断线,赤羽业从游戏舱里起来脸上一片纵欲过度的青黑。


然后他收拾收拾出门开车去了潮田渚的教师公寓,踹开门,把那只抱膝坐在游戏舱里不知道在想什么的兔子拎起来拎到床上做了个昏天黑地。


都是成年人了,就用成年人的方式解决。


一切完事已经是后半夜了,两个人瘫在床上,累到一根手指都动不了。


赤羽业道了歉,潮田渚知道他不只是为他刚才做得太狠。


然后潮田渚也说了对不起,他说我只是不想给你添麻烦。


看你工作那么累。


赤羽业从潮田渚的床头柜里摸出了一包他喜欢抽的烟,吸了一口然后渡进潮田渚嘴里,看他呛得直咳嗽。


再累也不耽误吻你啊。


他说。


潮田渚咳完了给他翻了个白眼。


忍很久了,以后戒了。


真呛。


赤羽业哎了一声。


这根抽完了就戒。


他说Snake大佬我跪在你的Lo裙下,以后你让我干啥我就干啥。


潮田渚揉着酸疼的腰又跨在他腰间。


干我。


好嘞。


赤羽业二话不说把烟掐了。




23




等潮田渚腰不疼了请的临时假也快到了,赤羽业就拎着他那点行李又放回了他俩同居的公寓。


接下来的日子里赤羽业充分体会到了一个解锁,不,一个觉醒的SSR渚到底有多让人心情复杂。


大早上的,刚醒的时候,两条腿夹着他大腿慢慢磨蹭,把赤羽业磨得硬了就掀开被子下床做早餐。


撩完就跑,就剩赤羽业一个人原地爆炸。


再然后是上班的时候,赤羽业坐在办公室里听见有人敲门,说了进来就看门把手拧开,缝隙里探出张眉眼弯弯的脸。


及肩发梳了个成熟的发型,素色连衣裙,典雅小坡跟,画了点淡妆,拎着个保温食盒。


温婉可人,人妻ver,赤羽业呼吸一窒。


下午部员们看着大佬把之前藏得好好的大佬夫人送到门口亲自打车又给拉开车门,转过身来一脸闪死单身狗们的来自人生赢家的充满了优越感的笑容。


又过了两年,赤羽业彻底在这一块站稳了脚跟,潮田渚带的第一届学生也毕业了,赤羽业拉着他去国外扯了个证,顺带度个蜜月。


之前潮田渚为了不影响他的仕途,从没提过这些。


赤羽业亡羊补牢,教堂神父宣誓一条龙,手里有同性合法婚证就是不慌。


蜜月回来小日子该怎么过还怎么过,休息日的早上赤羽业被撩得已经手不老实伸进潮田渚衣服里了,突然一个电话打过来紧急加班。


潮田渚拿赤羽业的长度发誓他真的没笑。


然后所有人看着他们经济省大佬脸色黑如锅底走进办公室。


“是不跟嫂子吵架了。”有好事的在底下嘀咕。


之后中午就被打脸了,他们嫂子还是那么端庄典雅落落大方一副好人妻样,翩然走过敲响了办公室的门。


“进。”


门里传来声音,潮田渚走进去。


笑着看赤羽业吃完寿司卷,凑过去在他沾着米粒的嘴角亲了一口。


赤羽业放下便当盒,眼神有点危险。




24




此处当有肉香四溢的办公室PLAY。




FIN.

评论

热度(3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