眠梦:凉了凉了

能与你们相遇真是太好了。

【私设】outsider(杏个人向)上

*意识流,ooc可能,瞎编乱造无逻辑,没有文笔!
*重点!无。cp。偏。向!短篇
*第一人称自序,回忆录
*黑历史向?
*出场人物:七濑杏(私设名?其实是随手打的←喂),七濑枣(杏弟弟私设名)七濑慎(杏父私设名)七濑/有栖川雫(杏母私设名),有栖川启悟(杏爷爷私设名)冰鹰北斗,衣更真绪,三毛缟斑,明星昴流,游木真,田川美咲(杏友私设名),渡我奈奈(初中同级生私设名),其他(es人物隐藏出现可能性up↑)











接受私设+ooc…?




接受↓



















「capt.1 珍视之物」

我,七濑杏,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女子高中生,算得上清秀但丢到人群中绝对不会是被第一眼发现的长相和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声音,要知道在这个社会萝莉音御姐音到处遍地抓,有着特殊或悦耳声音的人早就成为声优了。
说到普通,有句话常说,「日本最不普通的便是普通的日本高中生」这句话说的确实不错。不过这里不是anime也不是comic,没有那么罗曼蒂克的世界,也不会有人动不动就想毁灭世界,所以作为日常生活中最常见的「一般人」,你们确实不应该对我有什么太高幻想。
说实话我很满意我现在的生活,虽然忙碌但充实,能给别人帮上忙我也很高兴,除却偶尔言语调戏我两句但一回应立刻脸红害羞的某位前辈、嘴硬心软傲娇得要命却翩翩无意识撩人还一心对我的某位同伴痴汉的某位前辈、脑子里整天只有肉肉肉的同级生……啊,不过这都是值得快乐的事情——至少周围都是吵闹的人会让每一天都很新鲜不是么?
不知道是不是之前接触的男性只有爸爸和弟弟还有见的次数少得可怜的爷爷,面对其他的男性我总有种距离很远难以接近的感觉。
打破这个感觉的第一人是个很吵闹的家伙,但他,或者说他们成为了我人生中最亮也是最温暖的启明星,我贪婪地渴望着温暖能继续照耀在我的身上,但同时畏惧着温暖的消失殆尽——所以我拼命的工作,为的是能心安理得地待在他们的身边,多一会就好,为的是他们回想起来,我能成为不可替代的存在,久一点就好。

「capt.2 身世」
我觉得一定有人很好奇我的身世,但其实这玩意实在没有什么好说的,我的姓“七濑”,这一点就足够说明我的身份——普通人。
啊,这么说可能你们会觉得我在和你们开玩笑,但其实真实情况确实如此,我要是非要说有什么特殊的话,可能是出在我的母亲身上。
我的母亲也算是个传奇女子,茶道世家有栖川世家的孩子,还是祖父和祖母独子,祖父溺爱祖母那是圈里出名的,换句话说就是个老婆控。这么个宝贝老婆好不容易生了个女儿还个老婆长得七八分相像,再加上祖母早年身体就不好,体质更是不允许再有一子一女,祖父对我母亲这唯一的女儿就更是捧在手心里怕碎,含在嘴里怕化——当然祖母还是第一的。
然而这么个宝贝女儿突然有喜欢的人了还是个只会写歌的穷小子这简直不能忍啊,不能忍怎么办呢,那就拆散啊!
什么「这里是一千万,离开我的女儿」、「你要是再接近我的女儿我就打断你的狗腿」、「你个穷小子什么都没有想和我女儿在一起你也配」之类的脑残剧情真的是一天一个不带重样。
当然上面有招下面有防啊,我妈是谁啊,有栖川家的独生女啊,那脾气,平时再怎么温柔可人家教良好体贴优雅,可骨子里就和我爷爷那是一个熊样的,一哭二闹三上吊啊,不行就断绝父女关系啊,总之什么能想的招都来了,当年闹得沸沸扬扬,最后还是我奶奶一句话就搞定了爷爷,最后妈妈和爸爸远走他乡爷爷也偷偷把这件事盖过去了,知道这件事的人少之又少,结果也就这么不了了之了。
直到现在爷爷还是不待见爸爸。
直到现在爷爷还是偷偷在爸爸事业上下绊子。
直到现在奶奶还是偷偷给妈妈和爸爸找资源。
直到现在爷爷对奶奶的行为还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并且还有帮忙趋势。
啊,一激动了就好出错。平时祖父告诉我外在不能叫“爷爷、奶奶、妈妈”的,得用敬语,这样显得有家教。不过倒是没在我面前说我爸的坏话。
现在我的爸爸也在作词界小有名气,其实说白了要不是我爷爷的拼命打压老爸早就大红大紫了,不过老爸不是偶像也不需要抛头露面,仅作为音乐人爱着音乐,这也是最后我为什么会同意进入制作科的理由之一,虽然是仅有的万分之一而已。

「capt.3 女校」
我在高二转入梦之咲制作科以前,我一直是待在女校不与其他男性接触的,除却幼稚园时期,我还真没有和家人以外的男性相处过。说到我上女校的原因,我的爷爷和爸爸出乎意料的决定一致,仿佛他们那点小心思别人看不出来样。
说到我初中时期,那可以算得上是真正的黑历史了。
那会儿茶道部中落,上届社长把茶道部托付给我的时候我是想要好好继承前辈的意志将茶道部发扬光大的,但因为我个人原因,茶道部直接被废部我还领了个学校处分,搞得我爷爷都知道了非要给我转了个学校,我爸爸也难得一致,我总觉得这两人面对我决策总是出乎意料的一致,这并不是错觉。
个人原因说来简单,就是一群女生闲来无事觉得我好欺负看着家庭也没什么背景坐上她渡我奈奈本应该坐上的部长位置于是给我来了一出真真正正的校园欺凌。不过我遗传我妈啊,不仅茶道的技艺遗传我妈,骨子里的暴脾气也和我妈一模一样,简直不知道我爸哪里瞎了狗眼看上我妈的——嗷,不说就不说,继续说事。
所有一开始欺负过我的人都被我以牙还牙
还回去了,于是渡我奈奈就生气了啊,打不过怎么办呢,就开始制造谣言啊,又什么我是混混头儿,一骑当千欺负人啊、校园欺凌说她坏话啊、和一群男生乱搞还把肚子搞大了啊…
前面的还好说,最后简直不能忍,我从小到大拉拉小手的男生除了我弟都屈指可数,哪里来的一群男生还乱搞!肚子搞大你认真的么!我肚子上就一点赘肉你非要让我减了么!
渡我奈奈平日里最会干的是什么呢?在老师面前装乖啊,在别人面前装乖啊。于是大家对她的话深信不疑,最后闹得老师都知道了,觉得我风气不正,即使是假的,苍蝇不叮无缝的蛋,我肯定有问题。
然后我就被停学了。
之后我也就转学了。
听说我转学的那天,茶道部也被废了。
渡我奈奈说:她得不到的我也别想得到,她得不到就毁掉。

所以啊,即使把你毁掉也无所谓的吧?

「capt.4 幼稚园、小学、那只手和那只手」
我在成为梦之咲制作科唯一的学生前,唯一和男生有正面接触的就是幼稚园了,不过幼稚园时期我的爷爷和我的爸爸也没少做小动作。
我本身就比较安静,不怎么擅长和男性相处,换句话说根本是不善于人交往。所以我周围连做游戏的时候都只有我一人。
本来爷爷是想让我在家里上学到初中的,但我奶奶和我妈妈尽力制止才让我有机会出外上学。
小学是真的没什么好说的,我上的女校,不爱说话,如果不是和同桌的田川美咲成为了朋友,我怕是整个小学初中都是一个人。
幼稚园的时候我记忆还不是很深刻,唯一记得的便是那只在我独自一人完成老师让我们做的游戏时牵起我的那只手,至今想起来还是很温暖。不过至于那只手的主人我如今倒是不想提起了。
不过我即使不提你们也应该猜到了,那只手的主人正是三毛缟斑。我很感谢他,是他在我独自一人的时候给了我光和温暖,怎么说呢,有种邻家大哥哥的感觉,尽管他年纪轻轻非要自称「妈妈」。
但我就是没法心平气和地面对他,气于他的无理还是气于他当年的不辞而别,至今我也无法理解。
事情回溯到我准备上小一的时期,他全家搬家,我在公园银杏树下待了一天一夜也没等到他人,第二天跑去他家看到的只有人去楼空,什么也没剩,连封信也没有,然后我就晕倒了,发了高烧,七天七夜没退,我爷爷和我爸爸知道后二话不说把我即将要上的学校给换成了女校。其实我也知道他俩是怕我再被哪个男生伤害,但其实我高烧退了之后很冷静,也就是回到了一个人的时期罢了,没事、我习惯了。
这么想着,最后的眼泪也流干了。

田川美咲这个人,是我唯一的朋友,我这人不爱说话性格也温吞我自己知道自己不讨人喜欢。她和我成为朋友简直是我人生中的意外,这个同桌,会在我难过的时候陪我,开心的时候逗我笑,尽管她并没有为我做过什么,但对我来说只要愿意和我说话,那就是我的晴天。这也是我为什么没有走向自闭的原因。
不过好景不长,我和她的同学身份只有一年不到就结束了——因为她家里工作变动要搬走,最后我的周围还是只有我一个人。但我们偶尔还是会通邮件,也是这样我才能保持没有疯掉也没有走上极端。
我也很感谢她对我伸出的那只手,让我在脱离另一只手的温暖后重获自由。

—TBC—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