眠梦:凉了凉了

能与你们相遇真是太好了。

【原创/芥敦/短篇】soundless voice_雪花凋零的时候(《雪花盛开的时候》第二部)

*bgm:《soundless voice》_gero版
*《雪花盛开的时候》第二部
*芥敦
*算是双结局?
*第一部强行he然后这第二部第二个结局也是强行he?hhhhhh

【回头的时候,发现你已经听不见了。无论天涯海角,我都要找到你,即使翻身越岭,粉身碎骨…但,为什么再也听不见你呼唤我名字的声音…】

我在这条路上走了很久很久。
这条路,在三年之前,曾经是我和他相遇的地方。
这条路,在两年之前,曾经是我和他相恋的地方。
这条路,在一年之前,成为了我的噩梦。
很久没有来过这里了,这条路如同那时的景色——萧条,冷清。
路上弥漫着淡淡的花香,和那时一样。
啊……又下雪了,今年的末雪来得格外迟呢。

「“芥川先生,下雪了呢!”」

「别发呆,看路。」

「“芥川先生,你看你的头发颜色和我一样了呢!”」

「闭嘴,谁想和你一样。」

「“芥川先生,你说你和我的心情是一样的,那么你的心情是什么呢?”」

「废话,我当然是很讨厌你了!」

我记得当时听到我的话的那一瞬,他瞬间黯淡的目光。

「“哦…我以为我们一样……”」

其实你没有错,我们一样。可这样的情话,我说不出口,也不配说。
我还没有得到那个人的认可。
我还没有得到除了杀戮以外,活着的理由。

「“芥川先生的声音很好听呢,我…很喜欢。”」
我也是。

但现在的你在哪?

大雪浸湿了的街道上覆盖着朦胧的薄雾,雪下的并不大,今年的雪也就这来点儿了吧。

那个巷子里,一束娇嫩欲滴的马蹄莲中藏着一团小小的水仙花,一枝铃兰花搭在这束花的上面,并没有插进去。三种纯白色的花在风中摇曳,像是很快便要消失不见。

“我……”不好,忘记这里不能说话了。
即使说话声音也无法传到那家伙的耳朵里吧,我是这么认为的。

“芥川先生……”我似乎听到了人虎的声音?唉,错觉吧。

我和他早已不在一个世界了啊。

「“芥川先生脾气真差……不能稍微坦率一点么?”」

「不能。」

「“芥川先生你身体不好不能不吃药,不吃药容易呕血的所以一定要吃……你要对自己好一点啊!”」

「不吃,不听。」

「“芥川先生喜欢吃甜食特别是无花果,但也不能光吃甜食要多吃饭和肉!”」

「依旧不吃,不听。」

「“芥川先生,没有我在的时候要收敛点脾气不然会受伤的。”」

「不听……」

「“芥川先生不要一直这么小孩子气啊!因为除了我以外没有人会让你撒娇的!尤其是太宰先生!”」

「道理我都懂,可是我不听。」

「“……”」

「“芥川先生……”」

真是麻烦死了,和老妈子一样。
可是这是我人生当中最幸福的时光吧……啊,是一定。

“芥川先生?”
耳边依旧传来幻听一样的声音,虚无缥缈,可能是我的幻觉吧……
真麻烦,不论有没有上帝,他都不曾降福于我,所以我不信上帝。但是如果,如果你真的存在的话,请一定,让我再一次,听到那家伙的声音……看见那家伙的脸……

“敦。”

如破甬成蝶的茧,思念如爆裂的熔岩一般四射而出
“芥川先生?你在吗!我为什么看不到你!芥川先生……啊,对啊……怎么可能会理我呢?唉……最近太累了吧……”中岛敦站在巷口,垂目苦笑:
“芥川先生,我过得很好哦,即使你不在我也……”

少年哽咽着,没有了后话。

“……”思念的开关逐渐被打开,泪水如丝线一般落下。而我什么都做不到,只能静静地看着人虎。

——我碰不到他。

“对不起,对不起……我做不到,没有芥川先生的世界,我真的无法像以前一样没心没肺地笑着……对不起……我真的快坚持不住了……”

他看不到我,我也触碰不到他。
这种思念之人就在眼前却无法相连的痛苦。
连起来啊!

“人虎!人虎!我就在你面前啊!我……”突然瞥见了墙角的花,瞬间,我懂了。

我的手想要触碰他,想要擦过他眼角的泪水,但当我快要触碰到他的时候,我的手穿过了他的身体。
——原来我已经死了啊……

「无论我怎么呼唤,你也听不到了啊。」

“失去你的世界,我不想再坚持了啊……可是,约定过了要活下去啊……”
对不起啊,让你一个人。
但你一个人也要活下去啊,连我的份。
即使很痛苦,即使会迷茫,即使面临崩溃,
——活下去。
即使我不在。

「“那一天,成为了我们最后的机会……彼此之间某种看不见的东西……因失去后的空白,才得知他存在过……”」

春风吹拂着大地,送走了最后的雪花。当最后一片雪花凋零的时候,铃兰盛开着,而水仙花,已经快要落了吗?可是才刚盛开啊……

【三月一日诞生花:水仙 ,花语:傲慢——一如芥川龙之介一样。
五月五日诞生花:铃兰,花语:幸福归来,发自内心的爱。
七月二十四日诞生花:马蹄莲,花语:永恒,幸福。那一天,是芥川龙之介去世的那天。永恒的幸福,说的和玩笑一样。】

Fin.

→迷の番外
……
但现在的你在哪?
我是不是再也听不到你的声音了?
我是不是再也见不到你了?
我……好想你。
“……我去你妈的芥川!我不就去长崎出个差么!你至于死了爹一样么!”名为中岛敦的青年在门口咆哮。
“咳咳,我只是抒个情而已,别纠结。”芥川龙之介收敛了一副要哭的表情,脸上一副“我辣么正直辣么乖巧,敦敦你不要生气啊”的表情。然而中岛敦并没有理他。
“芥川先生,”
“嗯?”
“你的形象呢?高冷禁欲病弱的霸气侧漏攻呢!?”青年抓狂道。
“然而我不是女的没有那么玩意不会侧漏……以及,我觉得形象什么的并没有媳妇重要——还有禁欲会死人的所以亚达!”芥川龙之介一脸正直地说着非常不要脸的花,以至于中岛敦立刻就想把他拍到墙上扣都扣不下来。
“皮……呸,罗生门,我们走!”中岛敦高贵冷艳然而并没有的关上了门出差去了。留下芥川龙之介一个人在家里默默长蘑菇。
“啊……雪停了。”中岛敦和芥川龙之介在天空之下,如是说。

Fin.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