摸鱼学艺术的眠梦

能与你们相遇真是太好了。

【原创/赤黑/微all黑/中短篇/未完结】当你也不在的时候(原贴吧)

这里眠梦,此文短篇,差不多也就几万字左右,几乎就是我临时想到的一句话,可以当做疯子一样忘了就好,对于开坑狂魔的我,本人表示——我咋就不了上天呢=_=
以下是和文章可能没多大关系的文案。
*原帝光——原诚凛——(原创)大学向
*原作向【黑子学霸到渣向】
*不定期不定时更新
*温馨清水微虐心向
*GE(可能BE可能HE,总之会是最好的GE)
*我害怕孤单,所以谱写下不同的故事,不同的人生,不同的角色和不同的灵魂,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为我失去了信仰,失去了你。
你曾说过:“终有一天我们会再次恋爱,走上不同的路,谱写下不同的故事。”
那么,你的故事里,是不是不再有我?
当你也不在的时候,我终于变成了一个人。

〖Cap.1 言葉伤人 寒语蚀骨〗
很久很久以前,我并不像现在那样存在感微弱,相反,我是一个很受关注的人的,看到这句话的人请不要笑,我也是会生气的。
小学的时候,我的学习的成绩一直很好,被老师喻为难得一见的天才,我也理所当然地接受着老师同学的夸赞,觉得这是非常值得骄傲而又习以为常的事情。可是渐渐的,到了快毕业的时候,我发现我身边的人渐渐得少了,同学们即使路过我的身侧也像没有看见我一样,我的周围从一个关系铁的朋友圈到最后只剩下我一个人,我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好在还有隔壁班的荻原君一直陪我聊天,虽然是他单方面的找话题就是了,但我依旧觉得很温暖。
我开始反思自己是否做错了什么,开始考虑自己如何再一次融入这个集体。可惜世事往往不会那么尽如人意,我到了毕业前都没有弄明白这个问题。
我曾经觉得我一定是有特意功能吧,能让大家都无视我看不到我没准还能隐形上课跑出去玩什么的,事实证明我的想法是可笑的。
小学的班主任在毕业前问我:“黑子君为什么不和大家一起玩呢?你这么聪明,没有人不喜欢你吧!”
当时的我也无法回答这个问题,因为我渴望与同学一起愉快地相处,可是我做不到,我甚至不明白我应该怎么做。
直到毕业典礼的那一天,我亲耳听见了同学们的话语,我才明白这是个多么可笑的理由:“毕业了,有谁去给黑子那家伙同学录么!”“谁要去啊,这家伙这么讨厌人,就会在老师面前装乖在我们面前装高冷,一天到晚只知道学习,像个傻子一样还认为我们多喜欢他他多么优秀!”“就是就是!”“唉你们女生不是挺喜欢这样的小白脸么,怎么这么多年也不理他?”“谁会和一个比自己长得还白还美的男生站在一起啊……”“……”
后面的,我已经不想再听了。
说实话我一直以为学习好,待人礼貌就是我应该做的事,可我从未想过这些我认为理所当然的事也会成为被人厌恶的理由。
我已经不想再这样下去了……
我不是万能的啊……
我也是正常的人……会伤心会痛苦,不是你们说的傻子啊……
那晚回家,我哭了好久。
毕业典礼那天,那个曾经优秀的黑子哲也死了。
取而代之的,是存在感薄弱成绩一般没有任何特长的黑子哲也。只有国文还说得过去的黑子哲也。
“试着让自己不那么显眼吧!”这是新学期我对自己说的第一句话。
是的,如你所见我做到了。
我花了一年的时间让自己的存在感从10降到了1,可以说不仔细找的话你无法感知我的存在。整天抱着各种小说看,利用自身微弱的存在感,无论是上课还是午休,我再也没有认真读书的心情了。沉浸在图书与漫画中的我,第一次感到了名为「友谊」的东西,这是在现实生活中的我从未领会到的。
我从荻原君那里认识了篮球,一个让我真正心动的竞技运动,不过可惜的是我并没有这方面的才能。
初中后我按照自己的心愿选择了篮球部,里面的人大多都是热爱篮球才聚集在一起的,这种气氛我非常享受。可在篮球部里,我并不被任何人看好,先是理所当然地进入了三军,又因自身体质太弱而被指导老师劝退,我的自信心一点一点地被腐蚀,一点一点地被绝望所践踏。
在篮球部里,我唯一值得回忆的,怕是只有青峰君了吧,那时的我是这么想着的。
青峰君是一军的主力,在篮球方面的才能是我这样的半吊子无法触及的高度。青峰君和我一样热爱着篮球,而且篮球的天赋也眷属着他,我无法否认我是嫉妒的,是羡慕的,也是自卑的。我终于切身体会到了小学同学们的心情——不甘心,怨恨,种种愤怒和无奈的情感围绕着我,我甚至想要放弃了。
正当我和青峰君告别的时候,我遇到了那个人,那个改变了我一生的人。他对我说,“你有很好的气场呢,你的才能如果被发掘的话,一定可以得到重用的。如果发现了的话,就来找我吧。我是赤司征十郎。”
TBC.

〖Cap.2 缘由念而生 露从今夜白〗
这句话宛如深冬里的阳炎,虽然并没有多么大的实际意义,但无疑是给了我继续坚持下去的动力。我真的有这方面的才能么?要说不震惊是假的。因为我从未想过自己微弱的存在能改变什么,因为这是我选择的道路,咬着牙也要继续走下去,但这样会有什么改变么?我不知道。但是如果真的能改变的话……那我是不是应该争取看看呢?
当天放课后,我试着查找了一些关于减弱存在的实际用法,不过很可惜的是我并没有找到什么有用的信息。傍晚的时候,我的表妹未蓝来我家里做客,非要拉着我看魔术表演,“哲哥哥陪我看嘛!小信很厉害的!会让东西突然消失的魔法哦!”未蓝说的小信,就是魔术界的新星——艺名信乃,仅12岁就成为了小有名气的魔术师。
“啊啊,那可真是厉害呢……”我敷衍地附和着,没太去在意未蓝所说的话可能是看出了我当时心情很糟糕想让我放松一下吧。
“哲哥哥你看!视线诱导好厉害啊!”表妹未蓝一直在我旁边和我叨叨这个魔术技巧有多么得棒,“好像现在哲哥哥一样!”
“在你眼里我究竟是个什么啊……”我觉得我很有必要正一下我平时里的形象了。
“勇者⊙▽⊙!”极力卖萌。
“……那是什么,游戏还是漫画?”
“唉嘿是BL向的DG⊙▽⊙~”未蓝眨了眨眼睛。
“BL向的DG?那又是什么?”我表示不解,当时的我从未玩过什么游戏,更不要说DG了,另一方面,我从未听过BL是什么,不过现在想来,这个小妮子的思想很有问题啊!
“游戏啊!冒险游戏!”看着未蓝一脸真诚的样子,我姑且算是相信了她说的话。
“视线诱导啊……”虽然刚刚的对话实在是没什么意义,不过未蓝说的不错,这种魔术技巧的确特别适合现在的我,如果能将这种技巧用在篮球上的话,应该会大有用处吧……
等等,篮球……
篮球!
我明白了!
这或许就是赤司君所说的方法!属于我的方法!
“你也认为,我是不被需要的存在……”(此乃黑子目前的手机铃声《孑然妒火》)
“喂喂,黑子么?”
“是,这里是黑子哲也。荻原君?”
“啊啊啊黑子太棒了我入选B军了!”
“嗯,恭喜你了。荻原君一直都很棒呢。”
“谢啦,对了黑子你呢?你不是也加入篮球部了么?”
“是的。”
“那你怎么样?黑子你这么努力一定结果不错吧!真期待有一天我们可以一起在比赛上遇见啊!”
“嗯,会有那么一天的,荻原君也请加油。”
“啊,我姐叫我了,再见了啊。”
“再见。”
“嘟嘟嘟——”
在比赛场上相遇啊……我也要加油了!为了有朝一日能和荻原君一起在赛场上相遇,更为了给关心自己的荻原君一个交代,给自己一个交代,我无论如何都要成功!
通过一天的查阅我成功的领悟到了其中的秘诀。虽然还不完善,虽然只做到了一点,但无疑我已经达到了赤司君的要求——改变。
但是,一直以来我都渴望的那种东西,成功的话我能拥有么?这种方法,我真的可以做到么?现在虽说是成功了一小部分,可谁能预料到这种方法能否真正适用?而且视线诱导虽然听起来很强大,缺点同样很多,这样的我能被赤司君那样强大的人认可么?
经过一天的心里纠结,我还是决定将这种技巧具现化。一直消沉可不是我的风格啊,我可是黑子哲也,即使周身的气氛不同,我还是我,骨子里的傲气是不会因此而消失的。
我尝试着去将这种方法融入篮球中,不过一周左右,我再一次做到了,我终于能在队伍当中尽自己的微弱之力了,我,终于可以,不再是一个人了吧?
成功之后,我迫不及待地约见了赤司君,意料之中的,我看到了赤司君惊叹的目光,我想我一定是超出了他的意料吧。稍微有点开心。
“黑子哲也,我正式邀请你入一军。”
“是!”
这就是帝光时期的伊始,我加入了一军,并在实战中不断弥补自己的不足。我深切地明白自己和他们是不一样的,如果想要和他们站在同一个高度,就必须努力,比常人付出更高的代价。这是我呆在这里的理由。
TBC

_(:з」∠)_相当于存一下以前的稿,嗯,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再更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