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于回来了的眠梦

能与你们相遇真是太好了。

【原创/芥敦/敦芥/短篇/歌曲印象系列】雪花盛开的时候

【雪华 • 雪花盛开的时候】
篇幅:短篇
bgm:《voice》(眠梦推荐Gero版的,听起来更有感觉w当然喜欢miku的可以直接听miku版的)
作者の话:(*'▽'*)/之前就很喜欢这首歌然后突然决定写一个系列,这个是早上六点多开始写的,大概写了一个小时才码了一千多字……你看着就好不要生气打作者系列第一弹╮(╯_╰)╭
——————————————————————————
「我……是谁来着?」
经过很长一段时间的洗礼,人们忘却了当年曾经令人绝望的声音,那些曾经迷茫着,漫无目的追寻着的一切,仿佛都能被时间所侵蚀。
大街上熙熙攘攘走着几个人,渐渐的,因为这不算太大的雪连这仅有的行人也消失在大街上。
街道的巷子里,男人拖着沉重的脚步重重地瘫倒在地上,一手扶着墙,一手捂着受伤的肩膀,口中不禁喃喃道:
“这种情况是怎么样来着……”
「啊啊……我是为了什么在这里的呢?」
脑内无数的疑问,此刻都无法解释。
没有任何人注意到了男人,或者说就算是注意得到也未必会去理会,毕竟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看着满身是血的男人倒在巷子里你会想要去问情况么?显然你也不一定会想惹这个麻烦,别人更是如此。
记忆在渐渐模糊,男人只能努力迫使自己不要晕厥——这样的雪天,晕倒在巷内无疑是危险的,更别说自己身负重伤。但是意识并不会这么尽如人意地一直清醒着,所以男人拼命想要支撑,却还是因为受到重创而想不起任何事情。
掏出粘了微微血渍的手机,所幸这个手机质量还不错,还没完全报废。打开通讯录,拨通了第一个电话号码,尽管自己并不记得这个人是谁。
“喂?敦君?”
「我……还有想要做的事情」
“喂?敦君?你现在在哪!”
「我……还有想要见的人」
“喂喂?敦君!说话啊!”
「我还有很多很多没能够传达……」
“喂喂喂!敦君?!!!”
「上帝啊……如果你真的存在的话,请救救我……」
“可恶……国木田君!快定位啊!”
电话那头嘈杂的声音微微振动着耳边的空气,逐渐模糊的视线和几乎说不出声音的话语,
「至少,告诉我他现在在哪里吧?」
「至少,让我知道他现在在做什么吧?」
「呐,至少,让我听听那家伙的声音吧?」
“芥川……先生。”
不知是幻听还是什么的,男人听到了一个声音在耳边呼喊,叫的,似乎是自己的名字:
“喂,人虎,人虎!”
「呐,上帝啊,谢谢你……」
「如果有来生的话,我希望还能再见到他。」
「我不奢求和他在一起,也不奢求他能知晓我的心意,」
「我只希望他能够坚强地活下去,快乐地活下去。」
「最后,能听到他的声音……」
“已经足够了……”
「但是……」
「这份心情……无论如何都想在最后传达给他……」
“我喜欢过你,芥川先生……不,我喜欢着你。”
「这样就结束了。」











本来应该是这样没错……

睁开眼睛,一撮黑色发尾带着白色的长发不经意缠在了指间。
定睛一看,自己心心念念的人趴在自己的床头,自己也平躺在家中。
“天堂里也有芥川先生么?”敦不经意地轻轻呢喃道,望向窗外看到的是一如平常的景色。
“天堂可容不下你这个饭桶人虎。”天亮前才趴在敦床头小酣的芥川龙之介显然是在敦刚醒就被弄醒了,清冷的嗓音也是一如平常地打击着眼前的人。
“……?!!芥……芥川先生?!!”昏迷了许久已经恢复了意识和记忆的敦被眼前的这一幕吓得想要从床上蹦起来却被芥川狠狠地压住了。
“以后有危险了要和我说,”
“即使我再烦你也不会不去救你的,毕竟你的身价可是只增不减。”
“有什么事情直接给我打电话,不用特地去麻烦太宰先生,”
“多亏了太宰先生的定位我才能找到你,心怀感激吧!”
“还有……不要说什么只要能听到‘你’的声音就足够了,”
“我也是,”
“和你一样的心情。”
听着听着芥川的数落变成了变相的告白,敦一时间还没反应过这条重磅的消息。所有的惊讶都化为口中一字音节:
“唉?!——”
「幸せになれ」
「要幸福哦」

Fin.

——————————————————————————
ps.我发誓我一开始真的是打算在敦失去意识的时候直接完的,不过我觉得一大早吃玻璃不太好,当然喜欢玻璃的可以无视下面,然而当你看到这个地方的时候已经迟了【滑稽.jpg】怒撸呼呼呼~作者眠梦是开坑狂魔所以请无视请无视请无视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评论(2)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