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于回来了的眠梦

能与你们相遇真是太好了。

【原创/业渚/短篇/印象曲】凪 (原贴吧)

【凪】
夕凪に响く 「待ってよ」
【傍晚风平浪静的海上回响着“等等我啊”】

渚に打ち寄せられた 昨日の涙なんて
【能微笑吹散向海滨涌来的昨日泪水】

笑い飞ばせるくらい 绮丽な海だった
【那般美丽的大海】

今思い出す事は
【如今回想起来的是】

笑い飞ばせるくらい 绮丽な海だった
【那般美丽的大海】

今思い出す事は
【如今回想起来的是】

あきれて背を向けた
【你愕然冷淡的】

君が夕焼けに溶けた日
【消失于晚霞中的那天】
————————————————————————————————————————————
“听说了吗?隔壁班上有个人出车祸了死了!”
“啊?那个人?怎么可能……”
“我好喜欢他的!性格超级好,虽然长得有点……”
“怎么就死了呢……”
“……”
“……”
旁边是同学唧唧喳喳的议论声,有惋惜的,有诧异的,有喜悦的,有悲伤的。
但是他什么都听不到。
他失聪了?
应该不是这样。
“……渚君你别这样我们也都很难过,可是……”茅野哽咽着安慰道。
“……我没有伤心。”潮田渚和平常一样笑着,没有任何异常,可越是这样,越让人觉得担心。
“渚你……”前原刚想说什么,潮田渚打断了他的话,“你们在说什么啊,我为什么要难过?业他不是在这里吗?”渚指向曾经赤羽业的座位。
“渚你在说什么?赤羽业他已经……”
“你们别再看玩笑了,放学了,我该回家了,业说了今天要来我家一起玩游戏,我先走了。”潮田渚挥了挥手,离开了众人的视线。
“渚他怎么了……”矶贝担忧地问向小律。“我判断渚应该是出现了幻觉或者选择性失忆。”
“……”
“呐,业你说为什么大家都说你死了呢?新的愚人节玩笑?可今天不是愚人节啊?”渚坐在床上,看向坐在地摊上的赤羽业。“他们脑子里有坑。渚你相信我死了么?”
“说你死了我还真不信,说他们被你气死了我但是相信。”渚抽过被子下的枕头就望赤羽业头上丢。“喂渚你谋杀亲夫啊!”“……我可以把台风砸你头上么?”
“渚——我进来了。”潮田广海敲门而入,“渚你在和谁说话?”
“唉?妈妈你在说什么,我在和……”潮田渚一脸震惊地看向潮田广海,终于像是注意到了什么一样转头看向赤羽业。“业你……”
“渚你信我吗?”赤羽业沉默了良久,问道。
“我信啊。”潮田渚没有多想,回话道。
“那就别问了。”
“……好。”
潮田广海震惊地看着自己的儿子。
“妈妈你出去吧,我没事,没和任何人说话,自言自语而已。”
“……渚你吓死妈妈了。”潮田广海长舒了一口气,“那我下去做饭了。”
“走好。”
“发生了什么。”渚看向着赤羽业的方向,“为什么大家都看不到你?”
“啊啊~渚。”“嗯?”“不是说了别问的么?”
“……”你打算这样瞒我多久?潮田渚在心里自嘲,有什么是不能让我知道的么?
“渚啊……我们明天逃课吧!”赤羽业眨眨眼睛,微笑着看着潮田渚。
“……赤羽业你这么笑起来真的很磕碜。”潮田渚抖了抖自己身上的鸡皮疙瘩无视了赤羽业那不同寻常的温柔笑容,一本正经地打击赤羽业。“不过就这一次啊……以后可不能逃课了。”
“'是是是,仅此一次。”
远方的海平线隐隐有红色的光显现,海上微风习习,静静的卷起海波。
“天亮了。”看着一望无际的海,潮田渚微微叹息,“没想到还真的陪你逃课了。”
“有什么关系,反正我经常不上课。”赤羽业不以为然,“渚你也就这一次不会怎么样的。”
“……我比较担心会不会有只章鱼突然出现。”潮田渚抚额,“算了,明天好好的和杀老师道歉好了。”
赤羽业摊手,一副无所谓随你便的样子,渚也就当他同意了。
“现在干嘛?”潮田渚看着海,沉默了一会,突然问道。
“……不知道。”“业……你想说什么?”
“渚,”潮田渚觉得这几天的赤羽业很不正常,或者说就像是换了一个人一样。“什么?”
“来和我玩个游戏吧。”
“唉?好的。”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不过潮田渚还是欣然答应了。
“背过身去,闭上眼睛,和我背对背向前走,数到100秒后转头,如果能看得到我的话就算你赢了。”
“如果看不到呢?那就是我输了对么?”
“没错。”
“虽然不知道这个游戏的意义是什么,不过我接受了。”
“那么……游戏开始。”赤羽业笑了笑。开始大声倒数。
“100!99!98!97!……40!39!……”声音渐渐小了下去,最后完全听不见了。
“业?业?”潮田渚回过头发现真的看不见赤羽业了,下意识地寻找。“业……哇!”突然转过头被一张放大的脸吓了一跳。
“嘿嘿,吓了一跳吧~”赤羽业见潮田渚被吓开心地大笑,笑得眼泪都出来了。
“喂喂,业差不多就可以了!请不要捉弄我啊。”潮田渚对于赤羽业这种小孩子一般的行为表示唾弃。
“好了好了,我们去游泳吧!”
“好。”
傍晚,“渚啊,我们再玩一次早上的游戏吧!”
“那这次请不要再捉弄我了,业。”潮田渚无奈。
“不会的了……”
“100,99,98,97,……20,19,18……”
3,
2,
1……
0。
……
“业?业……”潮田渚依旧下意识地寻找,“业,业……”你在哪里?
海滩上,只留下了深深的痕迹,上面写着:对不起。
“业……真是的,又在捉弄我了……”潮田渚笑着,这么望着海平面。
大海依旧还是风平浪静的模样。
赤羽业死了么?
那么,潮田渚是谁。
Fin.

PS.这首歌是Ray的,清亮的女声听起来很舒服,然而其实并没有什么卵用我只是想用凪这个字而已!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