眠梦:凉了凉了

能与你们相遇真是太好了。

【原创/业渚/短篇集/花语未闻录系列】鹤望兰(原贴吧)

【一时 • 鹤望兰 —— 鹤望南】
渚是伊甸园的守护天使,生活在天堂无忧无虑。
也许是整天守在伊甸园厌倦了,有一天,他没有经过大天使的同意就来到了人间,来到了那个当时还不完整的人间。
“你是谁?”
“唉?我是……潮田……渚,从很远的地方路过这里的旅人。”
“旅人?你好,我是赤羽业。”
然后,化名为潮田渚的守护天使渚大人和一位凡人相遇了,并且渐渐爱上了这个名为赤羽业凡人。但当时的赤羽业并没有意识到事态的严重,心安理得地和潮田渚呆在一起,享受着幸福的时光。
“渚!”
“等我!我一定会回来的!”
可是好景不长,这件事情被大天使学秀发现,气急败坏把渚带回了天堂,锁进了天牢,勒令他百年内不许从天牢里出来。
是的,百年,一个人能活多长时间呢?
不过几十年罢了。
渚愣了。
呆在天牢里的渚仍日夜思念着自己的爱人——赤羽业。
于是,他向上帝祈祷。
他祈祷自己能够化成一只鸟,飞出天牢,飞到凡间他心爱的人的身边。
日夜祈祷,终于换来了上帝的感动。
在一个满月之夜,渚变成了一只鸟飞了出去。
“业君,你在吗?我回来了……”
可他并没有见到赤羽业。
他向邻居询问赤羽业的下落。
“啊,赤羽业啊,你说那个赤色头发的少年么?听说他思念成疾自杀了!多帅的一小伙子啊,要是……”
渚感觉自己此刻什么都听不到了。
赤羽业死了?
赤羽业死了!
赤羽业……死了……
赤羽业,死了。
“业君他……被葬在了哪里?”
“啊,南边的那个山头,听说是他爱人和他第一次相遇的地方……”
没有听邻居把感慨说完,渚张开翅膀,在邻居一脸惊恐的表情下头也不回地飞走了。
他停在了赤羽业的坟前,轻轻落在花间。
渚没有哭,也没有笑,只是定定地看着眼前的墓,喃喃着:
“不是说好了会等我的么?为什么先走了……业君你骗人……要惩罚……罚你永生永世都要和我呆在一起……”
渚站了起来,愣愣地,抹出一个耀眼明媚的笑,那是从未有过的景色。
渚望向南方,张开双翼。
“这样就能永远在一起了呢。”
随后一阵光晕闪过,空中划过一颗流星,地上只剩下一株守在墓前的兰花。
“大天使长!渚他死了!这就是你想看到的戏码!”天使枫向大天使学秀吼道。
“……”对不起,我……看不清他的表情,学秀别过了头。
“你就望着那颗流星陨落?!那是渚的守护星啊!”枫的泪水涌了出来,毕竟渚是自己最要好的朋友,她深深地为挚友的消亡和大天使的不近人情而感到绝望。
“……我无能为力”大天使悠马也只能撂下一句话,落寞地走开了。渚也是自己的挚友啊……
“好,你们都不帮他,我来!”枫哭着跑出去,没人阻止她,或许他们也知道这是无用的。
——
【xx15年,春】
“呐呐,业君快看!天堂鸟!”一个水蓝色长发下扎着双马尾的少年兴奋地看向身后的赤发少年。
“这种花会在这里看到真是少见呢。”赤羽业看了看花,又看了看眼前心爱的少年。
“是啊!对了业君你知道天堂鸟的另一个名字是什么吗?”潮田渚笑了笑,望着赤羽业。此时的赤羽业,正面向北方。
“鹤望兰?我记得是有这么个名字。”赤羽业顺势把手搭在了潮田渚的头上。
“唔!业君居然知道呢!真是的业君还真是博学啊……
“渚你知不知道关于鹤望兰的传说?那是在很久很久以前……”
嗯,知道啊,所以我在望着你呐。
Fin.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