眠梦:凉了凉了

能与你们相遇真是太好了。

【原创/业渚/短篇/Be】好久(原贴吧)

【好久】
——好久不见。
——你是……哪位?
——……对不起,认错人了。
——————————————————————————————————————————————
        很长一段时间,我认为无论是谁,都可以得到永恒的幸福。
        我很幸福。那个时候我是这么认为的。
能够做着自己最喜欢的事,和最喜欢的朋友们在一起,家庭    和睦相处,这已经是非常幸福的事情。
        我会有很多时间去享受这样安详的日子,至少我很久以前是这么认为的。比起奔跑的日子,我更喜欢散步的风情。
但是世事永远不会如你所愿,正如你永远无法猜到的恐怖片,你无法预料到下一个惊悚,如何出现,又在何时出现。
我有多长时间没有见过那个人了呢?大概有十几年了吧……人生又有多少个十几年呢。自从毕业之后,原本预计在本校高中就学的他,不知因为什么原因改去了大阪,开始我们还有联系,再后来,时间一长,我们再也没有见过,没有任何交集。兜兜转转,我去过欧洲的普罗旺斯,见到了他说的薰衣草的王国;我去过非洲的撒哈拉沙漠,经历过与死神擦肩而过的那一瞬;我去过美国的夏威夷,在灯火辉煌的光晕下染上血的气息;我也曾在中国那美丽的日月潭上纵身而跃,徘徊在黄途的彼岸……
        可惜旁边再也没有你。
        你曾说过:“英雄什么的不是很帅气么!”
        是啊,所以你现在应该对我失望了吧?我从事着与你的梦想相背而行的工作,手上沾满了猩红的气息,与你惩恶扬善的信仰不同,好的人,坏的人,各种各样的……
你一定对我失望了吧,一定……
        终于回到了这里,踏上了这个熟悉而又陌生的地方——日本,我回来了。
        呐,我回来了,你在哪?
        走在路上,我已经再找不到那种熟悉的感觉,我旧的公寓去见了我的父亲,父亲老了,现在过得虽然不算很好,但总体来说还是幸福的。我回家看了母亲,母亲也老了,额角隐隐的苍色,不能陪在她的身边我很抱歉,我所能做的,就是尽我所能给她最好的生活,我知道这不是她想要的,但除此之外,我真的无能为力……我不孝吗?一定是这样的。
        我回去看了E班旧址,浅野这家伙倒是够意思,这么多年了依旧没有拆。我去看了杀老师,当初也是因为他我才会从事杀手这个职业,对于杀老师,我是感激的,敬佩的,也是惋惜的,这样的教育人才终究是被埋没了。
        矶贝当了白领,前原当了歌手,堀部当了航天工作者,杉野成为了职业棒球选手;浅野离开了校长,自己成立了一家学校,他相信自己的教学方法一定能超越他老爸;枫她也不出意料当了演员,神崎同学居然成为了职业Gameplayer,千叶和速水一起在国防院工作,而寺坂这家伙果然成为了警员,不过倒是当上了警长,至于其他人,很多已经失去联系了,大家天各一方,都在为自己的幸福而奔波。
        说到底,前原和矶贝还是没有在一起,倒是约定了,如果四十岁还没有婚娶,就在一起凑合过了;千叶和速水果然结婚了,现在已经有了一双儿女……
        说到底,孜然一身的,恐怕也只有我了吧。
        同学聚会上,前原笑着戏弄我:“渚啊,我们多少都有个伴了,你呢,如何?还一个人?”
       “啊哈哈……”我笑着敷衍,“有什么关系么,我还有律啊……”
      “噗哈哈你还能和律过一辈子啊!”大家听了都笑开了。对了忘了说了,律是我的搭档,我们在一起的时间比谁都长,可是律终究不是人,虽然我们一直都把她当做一个正常的人,但她终究不是。然而我觉得,不是人更好啊,起码……我不会被丢下,不会再一个人,她不会比我先死去,她可以永远这么活着,我死了,她可以保存下我们的过往,起码死后有人会记得我,记得我们的曾经。
        自从认识了大家,认识了他,我开始胆小,开始软弱,开始……畏惧死亡。
        我见过太多的生死,死后的我永远不可能通往天堂,一定会去向地狱吧。
        我想我真的累了,该休息了。
        同学聚会上,我果然没有见到他。
      “渚,这次的任务地址是京都。”律向往常一样传达上司给我的命令,“知道了。”
        京都,以前也去过一两次,没什么特别的。
可是我没想过,在酒会上我会遇到他。
     “好久不见,渚”他看到我很意外,却也是认出了我。
我干笑着,挥了挥手向他打招呼,很多话到了嘴边都无法说出口,“对不起,是在叫我吗?”
     “当然了,除了你以外还有别人吗?”他还是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但瞳孔里透出的是真切的专注。
       当初我就是被这双琥珀色的瞳孔吸引了吧,像太阳一样。
       可是我现在已经没有资格再去触碰这束光芒了。
       我自卑,我承认。
    “对不起,请问您是哪位?”我僵住了一瞬,但专业的素养还是让我快速冷静了,“我是矢海凪,请问您,认识我?”
       矢海凪,名副其实,失去信仰的潮田渚。【渚是海岛的意思,凪罗马音为nagi,渚是nagisa】
      “……对不起,我认错人了。”他有那么一瞬失了神,“抱歉抱歉。”最终还是转过身,离开了。
       我真的想告诉他,你那么骄傲,真的不用说抱歉,该说对不起的,是我。
       呼,多久了,没有这么轻松过。
      我是真的累了,好久了,真是好久了……
      在最后一抹殷红溅在我的眼角,我的视线再也无法看清任何东西,最后一刻,我听见的,只有一个声音:
      渚,好久不见。
「真的,好久不见。」
Fin.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