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于回来了的眠梦

能与你们相遇真是太好了。

【原创/月莲】逃跑可耻但有用(茶会)

*月莲only结局
*幼驯染paro
*作者日常摸鱼的眠梦/伊澄(没错我就是不要脸的用我自己的名字当姓氏了不服来战啊)

提起希尔度这个人,莲音就来气。
你说你一个大男人,姓什么不好你姓泉水。你姓泉水就算了,还偏偏读作「izumi」。这不是和她老公lmq一个名字么!
是的柊莲音沉迷游戏无法自拔。
还有你说一个大男人,料理他凭什么比柊莲音一个女生还好,裁缝什么的他凭什么都会,凭什么学习都比她好,凭什么游戏打的还比她好!
好吧,最后一个是重点。
另外有一个不得不说的事实,柊莲音和泉水希尔度是对非常常见的青梅竹马,还特别玛丽苏小说般的住在隔壁,就是那种柊莲音一打开窗帘就有可能看见希尔度在换衣服的那种尬,这种痛,你不会懂。
有人要问了,幼驯染paro这种设定不是少女漫的标配么!窗对窗还能偷偷跳过来什么的!青梅竹马两小无猜不是很美好么!
柊莲音表示,请容我说一句脏话:
我日你大爷的美好!
你就知道他是个帅哥,他学习好,他性格好,他德智体美劳都好,然而你只是看到了他的表面。
你能明白帅哥小时候穿开裆裤尿不湿脸上挂着口水和鼻涕的感受么?不能。
你能想象帅哥小时候在被子上画地图把泥巴糊你一脸么?不能。
你能感受帅哥在你身边却只在意你的体重的痛么?不能。
那么你凭什么说帅哥幼驯染paro美好!少女漫都是骗人的!
嘿宝贝你懂那种只能看但是一点食欲没有的感觉么?就像给你米其林三星厨师做的菜你却发现你没有味觉。这操蛋的人生请允许她再爆一次粗口。
这会儿学校一时兴起要举办什么修学旅行,没错,高一以来第二次修学旅行,第一次修学旅行去干什么了呢?去大山里喂蚊子捉蚂蚱去了,美曰其名“走进乡野,品味人生”。
像莲音这种B型血的人简直是来给蚊子加餐的,同样是双胞胎的法音倒是一点没事,为什么法音是A型血,为什么她就是B型,明明是双胞胎,虽然是异卵……
这次修学旅行,学校终于人性了一点,选了个有意思的地方——冲绳的海边。
啊,大海啊大海,是我生长的地方……才怪嘞,莲音表示她不会游泳,她不想去晒黑。
而且这次,希尔度还“热情”地邀请了莲音一起……打排球,沙滩排球。明明知道她运动能力几乎是负数,这个人是想耍帅还是想死说吧。

然而这天还是来了。
现在希尔度这人还坐在她旁边,莲音怀疑老师可能是故意的。

啊!沙滩!啊!大海!
我去他大爷的阳光沙滩海浪仙人掌。
莲音一个人躲在太阳伞下,看着沙滩和海面上的人群:
“超~烦人。”lmq式的超烦。
特别是布莱德身边围了那么多女孩子,都是情敌!
莲音暗恋布莱德三年,但是连白都没有告就结束了,原因是布莱德大男神宣布自己在中意的女生。
而且最要命的是这个女生还不是别人是自己的表姐……我嘞个大草!更卧槽的是,莲音居然发现自己一点都不伤心,不如说自己表姐喜欢希尔度这才更让她心塞。有种莫名的,说不出来的感觉,闷闷的,仿佛被滑稽吞没不知所措。

“莲音,怎么还在这里?别发呆了,一起去玩吧。”一只手向莲音伸过来,很好看的手,可惜莲音只是个颜控不是手控。抬头一看果然是希尔度。
“不想去。”莲音又把头埋进腿里,“好热而且容易出汗一出汗防晒霜就没用了不想晒黑不想动啊啊啊啊!”
“……其实你就是懒对吧。”
糟糕,居然这都被你发现了。
像这样肩并肩坐在太阳伞下,一句话也不说,有种格外的安静。
“呐希尔度,你喜欢我表姐吗?”突然脑子一抽,莲音低喃道。
“你的表姐?”希尔度转头看向莲音,一脸显然是忘记了这个人的表情。
“柊法音啊柊法音!那样的美人你都能忘你的审美喂狗了嘛?”莲音又好气又好笑,不过意外的松了一口气。
“我喜欢你啊。”希尔度和聊日常一样把告白的话讲出来了。
“……”一秒,两秒,三秒……秒你妹啊!什么鬼!
莲音的脑容量要爆炸了。这信息量有点大啊!
“真是的别来我玩笑了我……”莲音说笑地转头,看见了希尔度的表情,很久未见的认真。看到这样的表情,自己也没法继续装傻了。
“我喜欢布莱德。”
“我知道。”
“可是布莱德喜欢法音。”
“我知道。”
“不你不知道,法音喜欢的是你!”
“……我知道。”

哈?什么?希尔度知道?
一瞬间莲音眼里还没滴落的泪水停在了眼眶里。
“你知道?”
“对……我一直都知道,可是我不喜欢她啊。”
等会这种白学现场的既视感越来越强烈了,结束这个话题!
“说起来……”
“我喜欢你。”希尔度很认真的表情,“而且我可以推断,你喜欢我。”
“我……我……我……”莲音的脸越来越红,声音越来越小。
“什么?我猜错了?”希尔度的嘴角扬起一抹不易察觉的笑容。
“我……我……!!!我去你大爷的!!!”
莲音表示wok我早就放弃布莱德了好不好!但是我就是不想承认我喜欢你怎么搞!我都立了flag说了绝对不可能喜欢上你的!我怎么可能自己打自己脸!
“原来是这样。flag不能乱立。”希尔度笑了,揉了揉莲音的头,“刚才,心里想的话,说出来了哦。”
“哈?”莲音的脸瞬间变得通红,“这这这……我!”
希尔度起身,掸了掸身上的沙子,把手伸向莲音:“走吧,公主殿下。”
莲音不情愿地握紧了希尔度的手,小声道:“我才不是你的公主殿下呢,你连马都没有,根本不是白马王子,连骑士都不是……”
“是是是,我没有马,但是我有公主啊。”希尔度笑得很灿烂。
希尔度牵着莲音往大家的方向走去。
“希尔度,手松开!”莲音发现事情不妙,不能被班里那群八婆知道!
“不松。”希尔度显然是窥见了莲音的心思,但并不想松手。
“你给我松开!”莲音脸红,想要挣脱希尔度的手。
“就不松。”莲音急了,希尔度怎么耍流氓啊啊啊!救命啊!她不要被班里的人知道!
“我我我我想上厕所!”莲音情急之下甩开希尔度的手,捂着红透了的脸说道。
“逃跑是可耻的!”希尔度一脸无奈,“丑媳妇也得见公婆啊,不就是牵着手公布关系嘛。”
“逃跑是可耻的,但是很有用!”莲音鬼脸,“还有我才不是你媳妇!”
“是是是,公主殿下。”
“滚!谁是你公主!”
“啊天黑了。”
“喂喂喂……啊,今晚月色真美……”
“对啊,我死而无憾。”
“……真是的去死啦!”

FIN.

评论(2)

热度(12)